无聊的很

那个夜晚雨一直下过不停。尽管春天早已降临我们这座南方城市,但雨水裹着冬的寒意,依然在城市的体内作长久而缠绵的徘徊。

听着风声雨声,想象着刚从寒冬里缓过劲来的城市在烟雨中迷茫的样子,我一时有些落寞。对于季节,其实多数人只有伤秋情结,曹丕的《燕歌行》“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可以说开启了人类悲秋的历史。树叶飘落,鲜花枯萎,绿意死亡,草木凋零,满眼苍茫,气象衰败,冬天逼至的急迫脚步,都带给人类浓厚的心理暗示,从而引发人类同样浓厚的惆怅。而我,不知道为什么,非但不悲秋,反而喜欢秋天的明净成熟与深远。或许,于我来说,生命真的只是一个过程,而秋天是生命里最厚实最充盈最性感最妩媚最优雅最从容的章节。于是,面对秋天,除了宁静,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其他情绪可以与之相匹配。

但是,却总是会在绿意泛滥、生机勃发、欲望横生的春天里有莫名的感伤。或许,这莫名的感伤是源于到处乱撞的勃蓬的怀春欲望得不到满足而带来的深度寂寞吧。

可即使这样,却依然不肯放弃心中的理想,准确说是情感的理想,更准确的说是对黑马顽固的憧憬。是的,黑马形象已幻化着理想的图腾,高悬于我情感的四季,一抬眼、一伸手、一回眸,全是他的影子。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朱自清先生如是说。

在情场里繁荣昌盛的是你,是你们,我只有梦境,虚拟的——烟雨如是说。

是春天了,于是怀春。

是春天了,欲望之火便呈燎燃之势。

是春天了,而黑马,依旧冷寂,无语。

于是,那个春雨绵绵的夜晚,我落寞的想念想象中的你。

我听着风雨不断叩击窗户的声音,仿佛在听一首爱情的挽歌,心中满是寂寥。

从吃过晚餐开始,就在犹豫着要不要给黑马发条消息。

其时,某个电视台正播放着一个情节漏洞百出、演员演技低俗、武打场景虚假得惨不忍睹的历史剧。

我一直不爱看历史剧,原因之一是总觉得离我们的生活太遥远,因而很难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则在于历史剧的剧情和结果大体上已经了然,也就没兴趣再看已经知晓的一切。我酷爱着不可知的过程和未可知的结果,就如同我坚守着对黑马单方面的恋情一样。我甚至不知道对黑马的这种痴是否就来自于他的冷漠他的不可捉摸他对我态度的无法揣测和无法预算。

但是,那个晚上,一部糟糕透顶的关乎宫廷争斗的历史巨片,却耗去了我差不多两个小时(其中插播了无数拍得更烂的广告)。那两个小时里,我一边带着嘲讽的心态观看那些蹩脚的滑稽的演出,一边疯狂的把茶几上一堆零食乱七八糟的送进自己已经长满血泡的嘴里再胡乱的很不负责任的送进自己隐隐作疼的胃里。我骂一句“导演可真是个混蛋!”,然后狠狠的咬了口苹果;再骂一句“编剧真是个笨蛋!”,然后狠狠地给一甜橙开肠破肚;又骂一句“还不换台,芳你更是个蠢蛋!”然后就把薯片嚼得叽咔叽咔响。

我向来喜欢在看电视、看书、写字的时候猛吃零食,我把这称为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伟大的双重享受,是特别幸福的时光,是非常人本化的生活,是对自己实行的最实实在在的人文关怀。

看完那部片子冗长拖沓的两集,我已经消灭了一个苹果,一个甜橙,一个梨子,一包薯片,外加一支冰激淋。但是,我依然没有把想给某人发消息的疯狂举动给压制下去。

夜已经很深,雨没有消停,还在不知道疲惫的洗刷着城市那些新的旧的装束。

关了电视,发了阵呆,像困兽一样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走,再冲进卧室凶巴巴的躺下。但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觉得自己快疯掉了!彻底的疯掉了!我要怎么样跟他讲清楚,我应该怎样开口跟他讲?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