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亦长,思亦长,离别亦愁肠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题记《雁邱词》元好问

夜越深,心越明了,越是想你。情丝难断,情何以堪!这样的自欺欺人怎样才能结束?我已经停不下来,我感觉自己越来越疯狂,疯狂的已经不认识这样的自己!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可是我已经无法停止自己疯狂的举动。也许,我是真的伤了,真的痛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令我快要窒息,我不想再哭了,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往下流。明白了“望夫处,江悠悠,化为石,不回头。山头日日风复雨,行人归来石应语。”那女子甘为望夫石,只盼君归来的复杂心态。日日思,夜夜想,情断难,愁思量。可怜人儿为君想,君在他乡可曾知……

好想就这样一直生活在有你的世界里,可是却那样受伤。仿佛已经看到了你,却摸不到、碰不着。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你,看到你深邃的眼,桀骜不驯的样子。原来你已经刻在心里这么深,本意是只是偷偷想你,如今你却不时撩拨我心扉,扰乱我平静。一世姻缘为何如此令人伤痛?是月老填错了姻缘,还是命中注定我们本就纠缠不清?如此的心烦意乱何时才能平复,何时才能与你“不思量,两相忘”?相思苦,情何堪,朝朝暮暮望君穿……

为了忘记你,多次尝试用酒精麻醉自己!可是酒越密,人越醒,思绪越清!我已不求与你能够长相思守,只希望有缘能再见一次。不曾想去打扰你的生活,只要你过的好,我已经满足。爱一个人不是就是为了他能过的更好吗?你能为我如此付出,我又如何不能为你如此?只要你快乐,我就会微笑,哪怕孤独一生亦何妨?朝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醒也思君,梦也思君,日日思君不见君,人空瘦,泪空流……

爱你已有春秋五年,我们身边很多事、很多人都已物是人非。我们的回忆还能持续几年?岁月会不会剥夺了我们最后一份纯真?我们经常说时间是修复伤口的良药,现在看来,这也未必。有时时间越长,思念越久,伤口越深。爱你的心是如此的破碎不堪,我以无法支持这样破碎的我,心力交瘁,只愿能魂飞破散,不再为情所扰。“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