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

捧起夕阳留下来的余晖,依稀温暖;若问起伊人藏匿处,唯有转身离别曲。笙箫哭诉的是寂寞,没有一丝浮躁。仍忆起,那渐渐消失的背影。纵有千言万语,唯与苍天许。

黄昏,充满神秘的色彩,总是让人难以琢磨,难以品透。

小时候,黄昏是童话,童话里镶嵌着神秘的光环,包裹着小孩子对未来充满的好奇与憧憬。母亲说黄昏是黑夜的使者,它的到来就意味着黑夜即将来临。那时候的我对黄昏,并没有多么强的概念,只知道那是太阳西下的景象。

母亲给我讲很多关于黄昏的故事,可是印象到现在已经相当模糊了,只记得都是因为有一个故事讲的是黄昏到了狼就会出现在村落的附近,小孩子都得乖乖呆在家里,不听话的就会被狼叼走。我们家住在南方,狼是很少出现的,只是大人们用这些来吓唬孩子们,让他们乖乖待在家里,以防天黑了受到伤害。那时天真无邪的我对黄昏狼的出现深信不疑,父母亲也要求我和弟弟要黄昏之前回家。可是顽皮的弟弟却总是那么不以为然,每天都要玩得天昏地暗才肯回家,父亲母亲说的话全当耳边风了。直到有一次父亲大发雷霆了,狠狠地抽了他一顿,之后几天弟弟都很准时回家,可是时间一长还是那般模样,现在回想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仍记得,经常和父母一起登高,我总是喜欢地依偎在父母亲身旁,极目远眺,欣赏着那酒醉的云儿,和那羞涩的夕阳。从此很喜欢黄昏,因为夕阳总是那么让人陶醉,让人那么幸福,在我的心中也就开始默默地留下了印记。

后来,离开了故乡,告别了家人,告别了故乡的黄昏。

故乡的山,依然那么雄伟碧绿;故乡的水,依然那么清澈甘甜;故乡的黄昏,依然那么美丽;

异乡的山,却是那般幽深空旷;异乡的水,却是那般冰冷苦涩;异乡的黄昏,却是那般忧伤。

黄昏是美丽的,可是美丽的背后却隐藏着幽怨的黑暗,人世间也是如此的。当你徘徊在时间的长廊,回首往事,蓦地发现,原来时间已悄悄地从我们的指间流过,默默为我们染上岁月的颜色。人的青春就像黄昏时分的云彩,美丽却又如此短暂的。

也许故乡的黄昏,不是黑夜的前兆,而是游子离乡的笙箫,还是那远远亲人送别的身影。

不知几时,父母亲的发髻已经偷偷地染上了霜色;不知几时,弟弟的顽皮的脸庞已经变得如此之坚毅;不知几时,我们流失的青春已经被城市的历史记取了。

也许异乡的黄昏,不是游子离乡的笙箫,而是父母送别离家孩子的眼神,还是那夜深人静思子的愁颜。

不知几时,秋天的黄昏已经悄悄地步上入冬的旅程;不知几时,那酒醉的云儿已经无声地躲进了无垠的天际,再也寻不到它的踪迹,只剩下那孤寂的夕阳黯然地埋进了那深邃的黑夜。

夕阳西下,漫天纷飞的枫叶,揭开了白雪的封印,打开冬季的大门,原来冬天如此之近。

风的肆虐,不是因为寒冷,而是因为孤独。

月上柳梢,独自悲鸣的鸦雀,撕裂了黑色的夜空,打开了思念的窗户,原来离家如此之久。泪的潸然,不是因为孤独,而是因为思念。

黄昏之时,轻轻踩着厚厚的落叶,徘徊在那通向远方的路上,唱着那儿时的歌谣,轻快地唱着:“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牧童的歌声……”,原来故乡也如此之远。

夜晚还是来临了,漆黑的夜空镶嵌着那闪耀的星星,没有黄昏的美丽,却流露着它们那脉脉的含情,原来它们也想家了。

无眠的夜,静得让人无法呼吸,深怕呼吸声吓怕了眼前产生的梦境。梦醒时分,睁开惺忪的眼睛,却发现原来眼角满是泪水,原来相逢只是在梦中……

曾几何时,豪言壮语,劝己莫思家,而今深知愁滋味,夜深时时梦归家。

曾几何时,仰望蓝天,与雁相悲鸣,而今独自倚黄昏,落笔飘飘对愁眠。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