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雨玉兰

(一)

风景如画的西子湖畔,兰琴斜倚着断桥的白石栏杆。她穿着一件绿湖色的旗袍,那裁剪得体的旗袍紧紧裹着她窈窕曼丽的身姿,她的秀发如云般被徐徐扑面的清风撩动,像是一线黑色光亮的绸纱在风中飘飞。她手里拿着一方绢丝手绢,一角是她精心绣成的她的名字。她看着眼前视野开阔、碧水微澜的瘦西湖,想象着当年的西施是怎样的芳华绝代啊。

兰琴的家就在西湖边上,当年母亲因受不得苦而跟一个富家公子跑了,所以兰琴自小就跟父亲相依为命,家境很是普通,基本上靠着父亲在银行做职员的那点微薄的薪水补贴家用。

虽说是家境平平的普通人家女子,但是父亲视她为掌上明珠,舍不得让她受一点点委屈。因此,在这份深深的父爱的包围中她度过了虽有母亲离去的遗憾怨恨却也很暖心的16年花样年华,心里也因始终有普通平常但是却像太阳一样温暖的父爱的照耀而拥有了一颗温婉细腻的心。

陈家大公子轩雨邀着一大帮子朋友踏春而来,在这西子湖畔的烟波飘渺里放纵着他们无尽的青春和豪情,肆意的开怀大笑和高谈阔论引得路人频频回首,但是他们这一行人可全然不顾及旁人的反应,自顾自地说笑得更加放肆。

轩雨在附近一所小学里教书,酷爱文学的他和一帮年轻同事一起编了个杂志叫《听雨》,他们这些青春激情无处安放的年轻人时常在这本杂志上发表自己对于爱情、人生、理想的慨叹,仿佛一个个行吟诗人。他们经常在一起聚会,一起吟诗作对,一起风花雪月,一起燃放那些澎湃浩荡的忧伤与欢欣。

其实轩雨的家境很富裕,从小受着很好的教育,享受着锦衣华服的富贵人家的生活。父亲经营着银行和其他一些实业,也寄希望于轩雨,所以打小就教他会计账目方面的东西。

无奈轩雨对这些东西全然不感兴趣,每回那个白发眼镜老先生耐心地跟他讲解财务会计方面的知识时,轩雨绝对走神,他把书丢到垃圾桶里,坐在凳子上,趴在桌子上,思绪飘得老远,或许是一个美好的姑娘,或许是一首意境幽美的诗词,或许是一幅妙趣横生的画作……总之跟眼前这枯燥乏味的财务会计知识是八竿子打不着,是风马牛不相及。

老先生也自觉无趣,于是向轩雨他爹请辞,轩雨他爹也自此放弃了这个要把轩雨培养成接班人的念头,转而打起了轩雨弟弟轩玉的主意。

轩雨于是乐得清闲,到附近小学当起了薪俸微薄的老师,倒也惬意无边,整天和一大帮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男女女在一起瞎混,旁人都觉得他们是另类异物,不知道他们这伙人天天搞什么派对聚会吟诗作画有什么意思和意义,只知道他们把附近弄得鸡犬不宁鸡飞狗跳的。

这当然是那些观念守旧的人的看法了,有些偏激,实际上轩雨他们都是受过很好的教育的人,不会这般无聊,只不过他们受了缪斯的蛊惑而言行放浪形骸了点。谁叫他们都好艺术文学、欣赏自由忘我的境界呢。

(二)

每逢银行忙得不可开交之时兰琴就会在中午给父亲去送饭。这天,她精心熬了一些父亲爱喝的鸡汤,再盛了一大碗饭,装在饭盒里,步行着给两里外的父亲送去。

她走到一个拐角被一辆黑色汽车的鸣笛声给吓了一大跳,随之趔趄了一下,倒在路旁,可那车却丝毫没减速,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车开过她眼前的一刹那她看了一眼车中人,心里有点怨气,心想这人真是不可救药。

幸好,只是腿上被檫破点皮,没什么大碍,她爬起来捡起摔在一旁的饭盒,还好,饭盒也好好的。她看到腿上破皮的地方渗了几丝血出来,就用那一方绣着她名字的绢丝手绢轻轻揩拭了一番,手绢上就留下了点点殷红,娇艳的红。

到了银行,父亲正埋头在一大堆账本里,都无暇抬头看她一眼,没办法,今天少东家要查账,父亲和其他几个同事不得不埋头苦干,以便把繁杂的账目尽早清理清楚。

兰琴把饭盒放在父亲的桌上,说爹你快趁热吃啊,她爹还是顾不上她。她在一旁心疼地看着父亲额角渗出的点点汗滴,这五月的天气还是有些燥热的。

她观察着看自己有什么可以帮父亲的,这时一个年轻的男人走了进来,问埋首账堆的父亲说,怎么样,刘师傅,弄好了没?父亲立马站起来,汗水把他的前襟都汗湿好大一片,他回答道,少东家,就快好了,就快好了,再等半个时辰就全好了。

那年轻男子皱皱眉头,突然眼睛飘到了一旁的兰琴身上,兰琴害羞得低了头,手里不停绞着那方手绢,她在跟他眼神接触的那一刻明显感觉到他的眼睛亮了一下,她也觉得他有点面熟,可一时心慌意乱间硬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他。

突然间,她的手绢从手中飘落,他三步并作两步奔上去,比她先一步捡到那方手绢,他摩挲着那柔软光滑的绢丝有种说不出来的清爽,低头看着上面的两个绣得很精美的字,问她,是你的名字吗?她低头抿嘴地笑着微微点头,他也浅浅一笑,她看见他脸上好看的酒窝。他将那方手绢递给她,她的纤细白皙的指尖捏过那方手绢,仿佛手绢上还有他的余热。

这是个好天气,云淡风清,天边有些许微微的云缱绻漫舒,五月西子湖畔的杨柳一如刚发芽时清新翠绿,散发着醉人的清新淡雅的气息,那是春和夏的气息。

兰琴今天穿了一条绢丝面料的鲜绿色的旗袍,鲜绿上点缀着小朵小朵姹紫嫣红的花儿。她的纤细的脖子在旗袍的领口显得特别有风情,两条胳膊也像白瓷玉石一般彰显着青春的气息和脉动。两条修长的腿从那旗袍的开叉中伸展出来,丰满而不失苗条,她把头发用手绢随意地在脑后绑了绑,那微卷的发丝便如波浪一般铺陈在她的后背,随着她的杨柳腰肢一颤一颤,仿佛很有韵律一般地煞是好看地抖动着,摩挲着她背上那片鲜绿。

她的秀美的大眼睛望着碧绿碧绿的西子湖,风儿撩动她的发丝和她的裙摆,仿佛一个在美得令人心碎的西子湖畔凌波微步的仙子。

轩雨今天没跟同事们在一起,他想一个人静一静,他需要待在一个清静的地方好好整理一下心情和思绪了。这段时间天天跟那帮家伙们在一起高谈阔论海侃神聊,倒也兴致勃发激情澎湃,但是太过喧嚣反而更显落寞,他时常在喧闹了一整天后觉得自己非常的孤独和沉寂,尤其到了晚上一个人对着天上的月亮时,那种感觉就特别的明显,像小虫子一样一点点地咬噬着他的心。

兰琴像往常一样斜倚在断桥栏杆上,看着碧波荡漾,心也随之轻轻漾动,如水的眼眸也如这眼前的一弯浅蓝而变得浅蓝起来,迷离恍惚就像一个梦一样虚幻飘忽,头发上的手绢飘飞,她都没有察觉。

轩雨在远处不经意间望向了断桥,立刻被吸引住了,他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向断桥的方向移动,快速地移动,眼神一刻也没离开过断桥上那个窈窕秀美的身影,那一抹动人心弦的绿,他断定那是他的梦,是他寻找许久都不曾遇上的灵感泉源。

他焦急地加快脚步,可是等到他到了断桥上时早已没了她的身影。他失望之至,沮丧至极,觉得他的灵魂都已脱离他追随着她而去了,他捡起那方手绢,淡淡的一点红下有着两个刺绣精美娟秀飘逸的字,他猜一定是那女子的名字。他嗅了嗅,闻到一股淡雅的若兰清香。

(三)

轩雨时常想起那个飘渺的如诗如画的身影,他这些天都没有出去跟同事们聚会了,他们来叫他他也懒得参加,因为他心里有了牵挂。他在想那样一个女子长得什么模样,他想她一定很美吧,她一定有着西子的忧郁与风华吧。他怔怔的看着那方绢丝手绢上的秀美字体,一边在心里想象着她的模样,情至深处他提笔在那绢丝上写下了“思佳人回眸一笑,吾将迷醉不省,尔若心有灵犀,愿天赐佳缘,情若磐石,共谱琴瑟,从此比翼天涯”,以倾吐一片思慕之情倾心之爱。

轩玉走进轩雨的书房,他是来找轩雨借书的,轩雨不在,轩玉看到他桌上的那方手绢,觉得甚是眼熟,拿起来一看却是曾经自己捡到过的那个女孩的手绢,只是这手绢上多了几行情诗。

他知道定是轩雨所为,心里突然涌起点酸酸的醋意,因为在初见那女孩的时候他已经对她动了心,也知道她就是刘师傅的女儿,但是自此以后他就再没见着她,他也不好意思去问刘师傅,况且老爹是不会准许他去追求一个贫寒人家的女子的,于是他思念着却又没怎么采取行动,不想这方手绢却到了哥哥轩雨的手里。

他不知道轩雨连兰琴的面都没见着,他以为他们已经私定了终生,要不兰琴怎么会送了轩雨这定情信物,而轩雨又怎么会在这信物上写下这等煽情的情诗。

轩雨近来不是在书房看着那手绢发呆就是到西湖的断桥边等着他思慕的人儿出现,可是他望眼欲穿也没能见着她半个人影,他想虽然连她长的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但是她出现的话他一定能凭直觉感知到她。

他猜她肯定就住在附近,于是他就环绕着西湖把那一户户人家都细细看过,希望能找到她的身影。其实这几天兰琴和几个姐妹约好搞个刺绣展的,大家都在她家的院子里忙活着,每个人绣一幅作品。

兰琴忙前忙后地招呼着几个姐妹,又要忙活自己的作品,她绣的是古代仕女图,那个丰腴的仕女在她的画屏里简直是活了一般,有着灵动飘逸婉转曲折的裙幔和衣带,风卷云舒一般的飘飞翻转,边上一个精美的花盆里正盛开着心花怒放的牡丹,那大朵大朵的娇艳牡丹和仕女的锦衣华服相互衬托使得整个绣品显得富贵逼人,栩栩如生。

大家都惊叹兰琴的手艺,兰琴自己却不怎么高兴,因为她本想绣个小家碧玉一样清新脱俗的女子,她不喜欢这般浓墨重彩的华丽铺陈,可是姐妹们都按照事先描摹好的画作安排好了每个人的任务,于是她只得绣这个她不是很喜欢的作品。但是不喜欢归不喜欢,看着自己精心绣出来的作品心里还是别有一番得意的,毕竟这等精美不是一般人的手艺可以比拟的。

大家笑笑闹闹地比着谁比谁绣得更好时,一个陌生男人打断了她们的笑闹声,是轩雨,他一眼就断定了手绢的主人,但他还是问了问,请问兰琴小姐是住这里吗?

几个叽叽喳喳的姑娘把兰琴推到他跟前,兰琴有些不解,又有些不好意思,脸颊立马泛起两朵红云,姑娘们在身后起哄,兰琴越发的不好意思了。

姑娘们问轩雨,这位小哥,你找我们家兰琴有何贵干啊?轩雨也被这阵势弄得有点不知所措,张口结舌地结巴起来,我,我,我……引得姑娘们一番哈哈大笑。

轩雨懊恼起来,不好意思地搔搔头,从裤兜里摸出那方手绢,正要递给兰琴,突然意识到自己在那手绢上写的情诗,就又触电般收回来,却被一个调皮的姑娘迅疾地抢了过去,其他几个姑娘争相围拢过去,轩雨上前去抢,无奈没有那几个姑娘身手敏捷。

兰琴愣在那里看着一帮人瞎闹着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调皮姑娘于是一字一顿地念着轩雨写的那首情诗,念一句还向轩雨和兰琴挤眉弄眼,其他几个姐妹为能逮着这么个好玩的事而兴奋不已,纷纷责怪兰琴不够姐们,有这等好事也不跟姐妹们分享,太不够意思了。兰琴百口莫辩,尴尬地看着她们,也不好意思地看着轩雨。

(四)

自此以后,轩雨时常找借口去找兰琴,因为那方手绢还是留在了他这里,兰琴并没好意思拿回来,只是看到了他在手绢上的那首情诗心里翻起了波澜涟漪。兰琴是个内秀的姑娘,不好意思告诉爹这事。每回轩雨来总要跟她谈论谈论文学艺术之类的,事实上兰琴对这些也很感兴趣。

她本来就是个秀外慧中的女孩,在银行当职员的父亲也上过私塾的,于是打她小时候起就教她识字,再加上家住在这流传着诸多或美丽或忧伤的故事和传说的西湖边上,便有源源不断的灵感与思绪,时常也会吟诵一些诗词歌赋,其实对于琴棋书画她都有所涉猎,再加上天资聪颖更是修为得可谓可观。

这等才情早在轩雨意料之中,因为他当初看着她绣在手绢上的那两个字就知道她不一般的气质和修养,后来又在第一次混乱的见面中为她的那幅仕女牡丹富贵图而倾倒,只是他以为这等女子必是受过很好的教育且生于富贵之家,却没想到她的家境如此普通,这更加让他对她倾心。

他们时常会去西湖边上散步闲聊,谈论些文学艺术方面的事情,对于两个富有才情的年轻男女来说这般阳春白雪的倾心交谈更让他们感觉到如同轩雨在那首表白的情诗中所述”琴瑟合鸣”,因而两颗年轻的心像磁铁一般紧紧相吸,而这一切兰琴她爹和轩雨他爹妈都毫不知情。

轩玉看着轩雨近来气色颇好,心情愉悦,进进出出都哼着小曲跳着舞步一般,心想他和兰琴定是发展得不错了,他心里格外不舒服。

他和轩雨其实是同父异母所生,他母亲和轩雨的母亲时常勾心斗角,弄得家里鸡犬不宁,他在心里也对轩雨存有几分隔阂,兄弟俩关系并不怎么样,好在轩雨无心家业,这让轩雨母亲非常的心焦,却让轩玉和他母亲煞是高兴,觉得将来这个丰厚殷实的家底非他们莫属。

无论哪方面,相差不到一岁的两兄弟总是被人比来比去,轩雨的个性比较随意,根本不把这些放在心上,但是轩玉可能受他母亲的影响就特别的计较这些,他也许是知道自己的才华比不上轩雨,所以更加在意吧。

两兄弟其实长得很像,都随父亲而有一对调皮的酒窝,但是轩雨比轩玉更显得风流文秀些,而轩玉则有股纨绔子弟的习气。对于父亲将银行交给他打理,他和母亲很得意,觉得在这方面就胜过轩雨老远。他对于轩雨的才华是嫉妒的,但是对他去小学当老师则是嗤之以鼻的,觉得他这个人无可救药,没有出息。

自那天见到兰琴后,她秀美的脸和窈窕的身段总在他眼前挥之不去,像着魔一般地迷恋着她的美。他又不好意思去问刘师傅,更不能向势利的母亲开口,她定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她曾经对他说过要给他找门当户对的富家千金,这样方才配得上她的宝贝儿子。

父亲也不会同意,他这么大的家产,在社会上这么高的地位,怎么也要找个有钱有权人家的女子做儿媳妇才不被人笑话。但是他管不了这么多,只觉得内心里有个声音在催促他去找兰琴,他不能让轩雨得逞,他就在内心里那么霸道地想,兰琴是他的,他不能输给他。

于是他打听到刘师傅的家,进兰琴家院子第一眼看到的一幕让他七窍生烟。

院子里正中摆着一方长长的条桌,上面铺着一张长长的宣纸,兰琴正低头认真作画,那画是画的瘦西湖的烟波飘渺,已经画好七八成了,轩雨则在另一端依着兰琴的画作边思考便奋笔疾书地题字,字字苍劲,力透纸背,意境与兰琴的画作匹配极了,他们是这般的般配,简直完美无缺,两张如画的脸孔上都被暖暖的太阳映照地微微泛红,轻轻和风传送着默契的旋律。

兰琴穿了一件非常合身的兰花旗袍,跟她的人一样散发着淡淡的醉人的香甜气息,轩雨则穿得有些邋遢,一件白色衬衣,下着一条宽松西裤,虽然邋遢,跟他的随性浪漫的气质倒也非常吻合。他们就像一对亲密的爱人一般在着含烟似画的瘦西湖边上共谱恋曲,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外人,一个穿得西装革履的、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的外人,他觉得自己与眼前的美景是多么的格格不入啊,他伤心极了,嫉妒把他的心都快掏空了,他想那一刻他眼睛里都流血了。兰琴和轩雨说笑着,没人注意到那个伤心绝望而落寞离开的背影。

(五)

轩雨和兰琴都商量要把相恋之事告知双方父母。轩雨于是回家告知了父亲和母亲,本以为会得到他们的祝福,谁知得来的却是他们狂风暴雨般的反对,父亲坚决不同意,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说以我这么高的地位你娶个啥样的娶不到?偏要娶个这等贫寒之家的女子,你让我的老脸往哪搁……

母亲更加坚决反对,说有她无我,有我无她,说你怎么这么不争气,放着好好的银行工作不做去当了小学老师就已经把为娘的心都伤透了,这下可好,还要弄个来路不明的小户人家的女子做老婆,你是不是想让为娘我死了你才甘心啊……

那厢轩玉自那次受刺激之后就一病不起,他母亲心急如焚,左问右问终于得知儿子害了相思病,轩玉也经不住竹筒倒豆子一般都告诉了母亲,因为他憋在心里实在太久了,憋得他实在太难受了,这难受再加上这次的打击和刺激击垮了他,让他觉得生不如死。母亲一方面得知轩雨被他父母骂而高兴,也在心里大骂轩雨不争气,笑话轩雨他母亲又要丢人了,另一方面也为自己的宝贝儿子着急,不知道这孩子怎么这么想不开。

轩玉告诉她,自己喜欢的也就是轩雨喜欢的那个姑娘,这下可让轩玉母亲暴跳如雷了,她仿佛被雷击中一般从椅子上跳将起来,青筋暴露,气不打一出来,一方面是气自己的儿子怎么也跟轩雨一样不争气,另一方面是气自己的儿子居然比不过轩雨,那女孩让他抢了过去。她怀着这种无比矛盾和伤心的心情,一方面希望儿子把这个女孩抢过来,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妇,觉得她配不上她的宝贝儿子。

兰琴的父亲得知自己的女儿喜欢上了东家的大公子,力劝女儿放弃这段感情,说这是孽缘,定不会幸福的。无奈兰琴铁了心,说这辈子要嫁就嫁轩雨,除了轩雨谁也不嫁。老父亲气急败坏,无可奈何,却又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跳,想着气着急着就病倒了。

兰琴伤心至极,不知道自己的固执给父亲带来这么大的伤害,也不知道在这个两难境地究竟要如何选择,无论放弃哪一方她都不忍不舍,都面临着心灵的煎熬,这方苦痛让她迅速地消瘦下去。

轩雨看着急在眼里,疼在心上,可是他和她一样面临着这样两难的境地,似乎到了死胡同,没有退路了。轩雨的父亲提出见见兰琴,兰琴于是和轩雨来到了他家里,父母亲和轩玉他娘都在,他们三个见了兰琴也都被她的如花美貌和如兰气质给镇住了,都没想到一个小户人家出身的女子会有这般倾国倾城的容貌和气质,也觉得不怪两个公子都被她迷倒了。

(六)

在轩雨的一再坚持和抗争下,轩雨父母决定同意这桩婚事了。这下轩玉的母亲急了,轩玉躺在床上奄奄一息,想着他心爱的姑娘就要跟自己的哥哥成亲了,他从此再也不可能对她有任何幻想了。

母亲安慰他说,天下的女子多的很,容貌比她秀丽的更加多得很,你又何必在乎她这样一个出身贫寒的小户人家女子呢?娘给你找个比她更漂亮的,你要好多娘给你找好多……可是任他娘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他就想着她,想着她伤了他的心。他娘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儿子为了一个姑娘弄成了这样,而且再也不听她的话了,她心焦啊,生怕儿子有个三长两短的,将来这个丰厚的家底还不落在了轩雨他们娘俩身上?想到这里,她心如刀割,越发不甘。

兰琴的爹病好了些,因为他想想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更何况轩雨那孩子他也喜欢,他爹娘也同意了,大概兰琴嫁过去不会受什么很多委屈吧,要受委屈那也是听天由命了,他老了,管不了他们年轻人这些事情了。

轩雨父母都在张罗着为轩雨和兰琴操办婚事。可是轩玉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了,他娘跟他爹说了轩玉也喜欢兰琴,并且为兰琴伤心到这种程度,劝他不要答应轩雨和兰琴的婚事了。可是轩玉他爹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说婚讯都传出去了,喜帖也发了,日子也定了,这个时候再变更不但对不住轩雨和兰琴,也会遭外人耻笑,说他一家之主毫无威信可言,以后还怎么在业界混啊?

他看着轩玉病中那般消瘦模样,也很心疼,轩玉也是他心头的肉啊,还要继承他将来的事业的啊,他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于是老父亲语重心长地劝慰轩玉,对他说兰琴和轩雨是两情相悦,就算兰琴不和轩雨结婚,兰琴也不会喜欢他轩玉的,轩玉听到这里更加伤心了,在轩雨和兰琴结婚的那天他年轻的生命就如同云过一般无痕而随风消散。

轩玉的母亲悲痛欲绝,恨死了轩雨和兰琴,恨轩雨夺了儿子心爱的人,恨兰琴是狐狸精勾走了她儿子的魂,于是她趁无人注意在新郎新娘的酒中下了毒,就这样,相爱的轩雨和兰琴在洞房花烛夜双双死在了那大红的布满富贵牡丹花的婚床上。

一时间这个大家族陷入了绝境,喜事变成了丧事,轩雨的母亲看着儿子儿媳口鼻流血浑身乌青地死在了婚床上,一下承受不住打击,心脏病突发而死,轩玉的娘也因为儿子惨死,自己下毒杀害了两条如花的生命而倍受良心的煎熬,于是她变得疯疯癫癫,从此在西湖边游荡徘徊。

轩雨他爹一下子失去这么多亲人觉得彻底绝望了,他苦心经营的这个大家族一夜之间倾塌了,事业对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他孤独地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白发人送黑发人,连老伴也死的死,疯的疯,还活着干什么呢?他颤巍巍的掏出一把小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西湖边从此多了五个一字排开的坟墓,每年的清明节人们都能看到有个老人踉跄蹒跚地去扫墓,那是兰琴她爹。还有个疯老太也经常在西湖边游荡,时常守着那堆坟墓哀嚎哭泣,悲身恸天,那是轩玉他娘。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