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逝 蝶殇

时常想到的场景,静谧幽深的小路,两旁宽大浓郁的树木,一个人,缓缓地走。可以相携,可以邂逅,一位温暖洁净的男子;也或者,就这样子,安享余生。

是你留下的香烟,仅还有最后一棵.不忍心就这样静静燃尽,每天探望,轻嗅,抚摸.淡淡的你的气息烟草的芬芳.时光一点一点枯萎,大把大把的记忆四处飘零飞舞

冷气开得太久,夏天象冬天一样寒冷,渴望炽热温暖的照耀.夜晚,终于可以逃脱,躲开刻意编造的清凉.身体是僵硬的,微微有些生冷,在夜风中轻轻瑟缩,颤栗;渐渐地才可以缓和舒展.神态淡漠,眼眸清澈的女子;笑容凛冽,锁骨突兀;常常,不由自主散发咄咄逼人的光芒。与生俱来的,难以隐匿遮掩的张扬

这样会吓到男人,亲爱;你可以温婉些的,只要,你肯;身为女子总是应懂得伪装内敛和示弱.仿佛你又在耳边谆谆告诫,絮叨的,饶舌的,温润绵暖放纵的声音,不禁微笑。有些桥段总是禁抑不住的甜美欢乐,如斑斓香浓爽脆的糖果;如水分充足色彩鲜嫩的植物和花束;被人时时需索想念,如影随形,不弃不离

慢慢合上眼睛,试探前行,象鸟儿收拢了翅膀,疲倦的,慵懒的,听不见犀利的风声,是茫然的,徒劳的,无望的挣扎和抗拒.撞破树木,碰到膝盖;疼痛却没有眼泪,咝咝的吸气,佯做若无其事的检查伤口.抵挡你温柔的呵护,疼惜的拥抱.因为,你不在,没有人在,身旁是空旷的苍穹

突然记得李碧华的文章,有关于指甲和牙齿的.生命里有些人是指甲,剪去犹可重生,无关痛痒,不露痕迹.有些人是牙齿,拔掉便不会再有,留下空洞,血肉模糊,久远钝痛,不可替代,无力弥补

你是我的牙齿么,亲爱,你就是我的牙齿吧,或者.唯一的,日日缠绕夜夜纠结的不舍,忧伤的,欣喜的,血脉相依,骨肉牵绊的牙齿

可是,如今,我不要你了;决绝,抽离身体,斩断依附;永不再,相守。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