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变换着记忆的时光少年

内容摘要: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会去看贴在留言板上的留言,密密麻麻的,在风中兀自扑飞。其中的内容,有愉悦晴朗和微小幸福,也有破碎疼痛和莫名创伤。只觉得有那么一句话很好:原来和文字沾边的孩子永远都是不快乐的。我无法触摸埋藏在其中的深度。可是心却在倏忽间跌成了冰冷碎片。繁花遍地。

文章内容:

生活越发的寂静。

倘若一个自由的人觉得自己在与时间的虚无对峙时,那他就会被时间吞噬,淹没。也许会因此觉得非常危险。生活在褪去妖娆表象后,就如同纷飞大雪之后的寂寥原野。所有的假象和幻觉,在退却和渐渐消失。吃饭,上课,聊天,睡觉,平淡,厌倦,一切太过明晰。然后,彷徨和恐惧压抑着内心,不知道如何度过残留在手指缝之间如雨水一样无法停止下落的时间。

在上数学课的时候觉得很无聊,一整节课都望着手机发呆,直到下课铃响起,才渐渐缓过神来。坐在身边的人一直把头趴在桌子上,一副冷倦发蔫的样子。似乎找到可以定义荒芜的场景。某个露水清凉的早晨,潮湿空荡的冷风在指间扑朔,天空中的云以优美的姿态大片大片地蔓延,忽明忽暗的晨光,附带层次分明的折叠感。半透明的昆虫翅膀被遗留在窗台上,有风埋藏在空气里轻轻摩挲,让肌肤产生飞翔之感。似乎时间就这样过去,如同梦迹,不被知晓。

不知道如何描述此时的心境,是断崖独坐凝望蓝色海面心平如镜,还是故地重游空守回忆萌然自省。有时候自然会觉得很疼痛,没有了外界的联系。因此很需要那样的一个角落,使人感觉似乎站在世界的中心,可以随时停歇,驻足观望每个人的表情。只是那角落过于空阔明朗,不是自己所能靠近接触的。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同时又非常无情。对于身边的网友与旧日同学,不会与之交谈叙述,也不会因为彼时的好感而刻意留恋悔改。

可是,某个时刻,脑海里会突然出现不曾想念过的人或旧景。似乎这是一种与时间同步的趋向,在反复周折中会越来越觉得它真实存在性。也许是早已习惯在矛盾中与自己平衡相处,那些不停起伏动荡的小波浪在不经意间慢慢穿过时间的罅隙汇聚成一片寂静无声的海洋。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一直在听Js的《我比想象中爱你》,很平淡但深触心底的一首歌,那些被时光抚摸过的柔软回忆,被音乐瞬间联结带起。

记得高中的时候一直呆在家里,很少能够出去走走。学校和“家”,始终奔波游走两端,不曾跨越他域。直到大学出省才获得自由的权利。或许到现在我还是不能明白为什么能够笃定地置身其中而不知反叛。所谓的生活,不过是一种简单的程序,一切只是空的,我始终没有获得什么,反而失去了很多。

自己第一次出去的时候可能是高考完的暑假。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躲在家里努力熬过去的。一个人寄居其中,默默隐忍,蜷缩起自己的激情与梦想。而晚上很早就上床去,用睡眠掩埋失落。在这之前,一直怀揣着固执的离弃之心脱离那里。很多网友觉得我讨厌家很奇怪,都以为有很多秘密藏匿其中。其实缘由很简单,那也不是我的家,如是而已。

我能够记起的温暖很少。大部分人都让时间筛选和过滤掉,都只是些实质不坚定的事物。他们在我生命里出现过,最后消失。能够保存下来的,也不断在损坏。

似乎记起七月的一个午后,曾经陪女孩林出去游走。午后的阳光温煦饱满,有寂静的风微醺,天空澄澈明净,是淡蓝的那种。城市高大的建筑物分割着天空,直射的阳光会因此被遮挡。林喜欢踩着马路上的白色油线上慢慢行走,闭上双眼,伸出双手,然后哼唱着,嘴角有微笑的弧度。她似乎并不担心两侧疾驰的车流。很多时候,她都是那种不羁的为所欲为的人。

“清,你看,我很喜欢阳光照在眼睛上,可是我也喜欢把自己埋进黑暗里。”

我看着她的脸,因为阳光的照耀快乐而自由。是风一样的女孩,因为无拘无束。可在她的眼中,却隐匿着无声的疼痛与无奈。我知道,我知道的,林,我们依旧有沉厚的现实要去面对,虽然彼此颓败的笑容依旧浮印在脸上。

那是我能了解到的最本质的快乐,因为她的自由。

临近夜晚的时候,林的父母打电话过来。

“清,能送我回家么?”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很害怕自己又要因此挨骂。

她微笑,然后伸手,准备打的。觉得很安静,只有风从疏朗的树枝间无声地掠过。橘黄色的灯光映照着整条马路,荒凉似海。

“我一直觉得你是一个温暖的人,可你却觉得自己是受伤的孩子。拒绝别人走进你的世界,不知道为什么。清,有时候我真的希望你能够放开你自己。也许只有我会这样看你。”

“林,我送你。”我看着她的眼睛,流转着某种温柔酸楚。

晚上的车厢空荡无比,我们就并排坐着,没有多余的话语。林拉下窗子,暖风里泥土的气息夹杂着植物的清冽扑打着脸。巴士慢慢的在寂静里穿越。天空中有冰凉的星光。

时间似乎很长,却又很短。在下车的时候她只是轻轻地说,我们几时才能再次见面。我知道她还不想和我说再见。可是该告别了。

“把你的手心摊开。”她很平静地说着,似乎与之无关。她用指尖小心翼翼地在上面轻划。“记得这个秘密,要记得,直到你老去。”她仰起了脸。

然后,转身就走。

我只是默默地挥手。毫无意义的。

那个夜晚似乎彻夜难眠,我没有拿起我的笔,写下什么。觉得心里某些阴暗的东西在迅速崩溃瓦解。

也许对某个人的价值和体会,需要经历时间的百转千折,以心境的曲折作为质地,才能相互映衬体味。

是很久没有与她联系了。我望着窗外,喃喃自语。有时候觉得自己会很残忍,彼此始终保持一种清洁而干脆的距离,他们不会轻易靠近我,我也不会。只是细细探索对方的认知性,等待着时间去呈现和突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会去看贴在留言板上的留言,密密麻麻的,在风中兀自扑飞。其中的内容,有愉悦晴朗和微小幸福,也有破碎疼痛和莫名创伤。只觉得有那么一句话很好:原来和文字沾边的孩子永远都是不快乐的。我无法触摸埋藏在其中的深度。可是心却在倏忽间跌成了冰冷碎片。繁花遍地。

似乎美好的事物总是消逝得很快。

这两天的天气一直不好,灰色的阴霾,占据着整个天空。突如其来的大雨,水声包裹着教学楼与走廊,通向尽头遥不可及。流淌着雨水光影的墙壁会浮现暗色脚印,不断向前延伸。

我不知道那是谁的,会通往哪里。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