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不能忘记的往事

校园,也许是很多人一生中回忆最多的地方。当我们还处在懵懵懂懂的时刻,便进入了这个汲取知识的地方,寒暑十数载的苦读时光让双眼清亮了。在那里,你也许会建立毕生的目标;在那里,你也许会结识一生中真正的朋友;在那里,你也许会邂逅终身的伴侣。是的,在校园里留存着很多美好的回忆。

每当我回忆起那段青涩但却焕发着光彩的年代,就能记起朋友们那一张张童稚的脸。那时大家是敞亮的,远不像现在,目光背后有着很多需要去分析注意的内容。我们只是结伴在上学的路上骚扰躲藏在梧桐树叶里的知了,然后在早课铃声的催促下奔向学堂。

学堂里,严师在等着我们。就像很多人的老师一样,我的恩师也戴着一副眼镜。一开始,我很是不满他的古板,总认为他是拿着手里的一点小小职权,就放纵处罚学生的权利。当然,受害者总是我们几个,伙伴们对这个眼镜老头颇有怨气。直到有一次胃出血的事件,老先生就在我们的眼前倒在了讲台边,那时候我似乎明白了恩师是在执行某种坚定的信念。不久后,他戴着镜片裂成一半的眼镜重上课堂,我才发现原来恩师的声音是那么抑扬顿挫,特别慈祥好听。那一堂课似乎比以往的更不安静,直到今天,我还能隐约听见同伴们哭泣的声音。

恩师曾教导我们要爱惜东西,但这一点却几乎没有人做到,受到伤害的就是伴随我们的书桌了。那个时候,每个人的书桌都大致相同,正中间都有那么一道叫做“三八线”的记号,手肘是决然不能逾越的。不然,就会遭到铅笔的攻击。当然,在这里有一定的外交原则,有时可以在这道分界线上传递一些交换的物品。在这些物品里,我依稀记得有小半块橡皮。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那道分界线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消失了。就从那时起,我们失去了和异性同桌的机会。但一张桌子的距离并不算远,所以我总是问不远的她借着作业。可能借贷这样的事情往往会给人留下深刻的记忆,也许这就是我和她后来一起走向婚姻的重要原因。她总是提起,当时我向她传递过不少情书,字迹潦草,满篇语病。当然,我对这样的情景肯定是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能记得起的只是她时常把考题的答案记在小抄上,揉成纸团丢在我的脚边。我们一直在争论是谁先向对方示好,但永远没有结论,这是一个难解的迷。

回忆就是这么温馨感伤而又美好,这里面还有很多精彩的片段值得去回味追忆:有被当做病句范本在课堂上朗诵的作文,有永远也记不住的单词,有被我生气扔到水沟里的课本,那些课本后来被她洗晒的干干净净。我们还模仿过家长们的签名,也许,维护知识产权这桩事情确实是要从孩子抓起。我也曾和下铺在半夜一起翻越学校的围墙,去网吧里玩一些无聊的游戏。当然还有和她一起逃课去看电影的下午,一起勤工俭学在夜市里挥洒的汗滴。

青春的韶华啊,留在了那个美丽的校园。这些校园里的一桩桩往事,是我永生的回忆。

人在身处期时,兴许不会知晓可贵,学会珍惜,每每回过头来却发现来时的道路有自己忽略过的景致。学子们啊,你们也许对外面的世界倍感好奇,奋奋然想要接触,却殊不知处在社会中的我们,向往能够回去珍惜的时刻,便是你们此刻正在挥洒着的青春。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