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的思恋 不可抗拒

午夜冥冥。我站在一支悠扬的乐曲中,以摘星的高度,了望苍穹,遥想明天,安置自己走失的灵魂。

缘着暗黄的灯光,凌乱的树影犹如手执彩笔凝对素笺的婉情女子,如梦也如幻,在冷重的夜魄里与深深的庭院对峙。满园的风声书写我前生的哀愁,一任那穷年的沧桑从我濡湿的薄衫上滑落,侵染一地轻寒。

细细抚摸那夙夜的语简,似乎光阴开始倒流。我在穿越漫古的风韵里,捕获了清舞翠袖的一抹薄凉,并以一种凌波的姿势翩翩走来,如约停靠在经年的梦境里,如吴越长剑哀鸣。

冷月的清雅在凝眸中驻足,沉默的银河早已潮水高涨。一丝飘然的轻笑,半阕虚拟的言词,在夜魅款行的橐橐声里久久沉耽。

落花的欲望和容颜,始终追不上飞翔的梦翼。如此,只能在偶尔停泊的夜风中飘零成一地的霜花,等待与下一轮阳光重逢。

不可抗拒!心间汪洋的思恋,在无人问津的长夜里独自承受。我发觉自己是真的无法拯救了。

热爱,也许是短暂的,但在如此朝夕面对的爱人面前,在与虚幻进行的搏斗中,就仅仅只能留下一世荒凉?沧海桑田,几世劫难,于我就可以如此轻描淡写而过?

激荡的渴望,终将归于流年的悠远。狂热的语汇,也只会在浩瀚的文字里消散。我的明天,就真的只能是我自己的一片蔚蓝,无妨大雅,无关风月,无伤字词昶年?

夜已深,句已断。穿行于我耳鼓的是远古的乐章。不尽,不灭,由近而远。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