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赶自己的身影

很小的时候就对海充满了憧憬,那片描述中的蓝,会在遥远的地方与天融合;深不见底的海沟,一个人类从未触摸到的地方,那里或有神秘的生物超出人的智慧;冰冷的深水,火山会喷出岩浆,水火相容,不知会是怎样的景观。深深的海里或许真的有龙宫?还有那个贪婪的老婆婆,懊悔的神情不时出现在眼前。

海是一个未知的迷,谜得我一直在向往,梦里面多少次驾着潜艇环游世界,乘着风帆走遍每一处海面。这是一个童真的向往,也是成年后的一再追索。曾经想过要做一只搏击雷雨的海燕,那直冲云霄的一飞会有多么的豪迈。为了能有一副坚强的翅膀,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为了是锻炼自己的忍耐;强迫自己四点钟起床,只是要抵抗天生的懒惰;蹬车长行,走遍了京郊各县,那时还仅仅是个懵懂少年。忘不了枕车酣睡的那块麦田,还记得冲出山口跌进堑壕的心酸;为了不知道如何的一个梦,奋发读书,北图的门槛一踏整整六年。追寻的梦,一个个在醒来时破碎,赤诚的心,面对现实的虚伪,蒙上了一层又一层的厚茧。一直在追,一直在寻,放弃了很多人还在追寻的所得,错过了本不该错过的情缘;那片蓝色的大海,那个寄托童梦的地方,却仿佛越飘越远……

突然间感到好累好累,想休息,却说不出的郁烦,鼓起仅剩的一些勇气,拢紧尚存的一袭力气,心底的不甘是唯一前行的动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蓝色的大海朦朦胧胧变成了灰色,搏击的海燕也已疲惫不堪,远视的眼光变得越来越近视,海天交融的一线缩短到眼前。地下长长地躺着一个身影,随着每次跑动一直就在眼前,原来我一直在追赶自己的身影,追赶一个不真实的虚幻,虽然近在眼前却永远不会实现。

陡然的惊醒让我一身冷汗,痛定思定,放弃大海我毅然转身。残阳半山晃得人睁不开眼,横际天涯的大山遮挡了地平线,虽说山很遥远,却不是虚幻。望着来途那歪歪斜斜的脚印,来不及感叹,来不及忧伤,我好象听到了大山的呼唤。这里虽说没有蓝色的梦,远看也不见白帆点点。这里有的只是崎岖的小路,所能做的是付出辛苦的登攀。从小练就的不就是吃苦?这样的追求我喜欢。

重整行囊,我得到了充实,一步一个脚印,我向着大山走去。不求登顶的辉煌,只为过程的灿烂,迎着太阳心中开始回暖。看天,天是蓝的。看地,地是绿的。有了目标的行走,每一步都是那样坚实,重拾信心的勇气,每一步都充满了欢快。

长长的影子在后面一路哭喊,你为什么不在追我?我会把你带向那个大海。海虽大,海虽深,不要忘了移山可以填海。有你影子在前面引路,未尝不会将我带进深渊,半生的追赶已然让我心寒。

自己的影子,自己的梦,没有过往的追寻,也不会看到眼前的山。放心吧,我不可能一个人走的,如影相随,你应该永远在我的后面。山的追寻不在是梦,山的胸襟就在眼前!

本文由《大涂画文摘网》www.datuhua.com 负责整理首发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