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三生河畔,与君重逢

盼不到花开花落花满天,留不住春来春往春景残。一杯苦酒三更酿,几分娇颜淡梳妆。

面前的这枚铜镜,陪她已有几载春秋,见证她的欢喜她的哀愁。

盼盼盼,等不及雁南燕北言归天,挡不住风起风寒风啸崖。孤芳自赏无人赞,绣花几许暗自怜。自他被强行入

伍,自他去戍守边疆,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等,她信他会回来。于是,柔弱的她挑起了整个家的

重担。春夏秋冬,如此交替便已是三年。这三年里,初起还会有些他的消息传来,接着便是寂静。她安慰自己,没有消息也就没有噩耗,他一定会平安归来。

三年后,边关传来战捷的消息,她欣喜万分,想到终于可以一家团聚,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她一大早便对镜梳妆,镜中的她喜笑颜开,柳眉半弯,朱唇微启,似有所语,她穿上他最喜的那件衣裳,等待她的良人归来。

院内虫鸣四起,杨柳飘舞,一阵马蹄声传来。他回来了,她想。忙起身去迎,来者却甚是眼生,是个陌生男子。

“请问是苏氏吗?”那男子开口

“是,有事吗?”

“这是你相公让我带给你的。”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交与她。

“有劳了。”

待那男子离去,她脸上掩不住的失落。可是转念一想,有他的消息还是好的。她将书信小心翼翼地展开,是他刚劲有力的字迹,可那两个字却也刺痛了她的眼,“休书”,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三年的等待换来休书一封。心好痛,她好累,也许,也许是一时眼花看错了,也许睡一觉起来他就会回来为她对镜画眉。

三更惊梦阙千千,柳眉半弯泪衍衍。纤歌曲调声声寒,掩尽寒窗夜夜怜。

她坐在屋内等他三天三夜,这三天长过那三年。村中人传,他立了大功,一举夺得大将军千金的芳心,如今他已是大将军眼前的红人。含眉半敛,莲藕枉断。她明白了,这是真的——他,不要她了。

敛尽清愁付云天,断桥残雪没清烟。添酒对月空樽怨,烟花一落望断崖。缘尽人远曲声残,鸦声阵阵伴君还,残花落花,还见应难。花开花落几人怜,难得南柯一梦魇。

春去秋来,缘分已尽。一首词阙,她已离去。

“虫鸣烛影重,清露羞兰草,夜雨晚来太匆匆,朝雾即散躲残红,倦极思潮,堪醉梦中。雨时落叶残,莫莫如轻烟,残叶落时雨,轻烟如莫莫,问是空,君无踪。”

放不下,忘不掉。

一年后,她再来到这里。房屋塌败,蛛网密布,灰尘满天,屋内陈设依旧,只是物是人非。铜镜依旧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她拿起它小心地拭去灰尘。对镜梳红妆,似是昨日之事。

院前有人经过,看到她不免哀叹。那人道“不必看了,这屋的人在那年征战回来没多久就死了。”周遭瞬间寂静一片,他不是前程似锦吗?他不是有娇人陪伴吗?为何,为何旁人说他已经死了。“回来前他就瘫痪了,命不久矣,不想拖累他的娘子,便把她休了。”

她怔了怔,镜子蓦地从手中滑落,残片满地。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骗了她。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一座小小的隆起的土丘。眼泪瞬间滑落眼睑。

遗忘川,彼岸花开人长叹,残花瓣,零乱,风幽怨,水清寒,残残残,半朵无奈沾花颜,几许相思何人见,千般葬花下,古人春来年。

镜中窥人,爱比川深。三生河畔,与君重逢。

本文由《大涂画文摘网》www.datuhua.com 负责整理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