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落寞世界里孤寂发出的天簌之音

从慵懒的午后,一直坐到深夜,在这片凌乱的章节里,琐碎地断写着有关记忆中的事。喜欢文字,喜欢用文字来抒写情怀。不要求所有的人都能看懂,不奢求每个人都会理解。也不去在意别人的评论,不会去删删写写,翻云翻雨的阴阳脸,我做不来。不会在意别人的感叹,更不在意别人的讥讽。文字,只是属于自己的心情。如同藏在心底的情感,只有自己最懂。

夜,凉风席席。伸手,月光从指间倾泻,像一只妖娆而决绝的相思蝶。静守窗前,听着水木年华的歌,总觉得他们的曲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伤,那也是我所喜欢的一种感伤。

忧伤,总是无处不在,挥之不去。而且也已经习惯了独自承担,习惯了用微笑去承受心碎,将悲伤深埋在心底。因为在那里,我为它垒了一座冢。

七月,应该是一个芬芳的季节。可我的世界,处处都散发着相思与寂寞的味道。中暑的那几天,笔记本就开始安静的呆在那里,不曾被打开。而我,也不再轻敲键盘。那几天的我,灵魂一直在彷徨、迷茫。我知道,这一切都源于遗失了文字。因为它对我来说,戒不掉!没了它,我不知道该把那些如罂粟花般绚烂的忧伤如何安置?

微凉的指尖与心相伴,我努力寻找着心的语言。看过好多有关于初见的文字,初见的心情,初见的故事。也看到有好多人都那么的渴望,自己能拥有那种初见。然,初见,究竟是怎么样的?恐怕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也没有一个人是写得真的。

我看到,好多人把初见都给美化了再美化;修饰了再修饰;到最后,连云里雾里都分不清。初见!谁在你的流年里遇见了你最初的模样?谁又在你老去的光阴里见证了你的芳华?究竟是离开时的怀念,美丽了初见,还是重逢时的欣喜,唤回初见时的惊心?

一直散淡地活在这个颓败的城市边缘,周围都是钢筋水泥,高楼大厦,连这里的人都被同化了,一个个变得越来越冷漠、无情。他们说,你的行为方式有时太过极端,有时更是冷漠的不可理喻。习惯以沉默反击,不做任何解释。

所有的人,大抵都喜欢五十步说一百步,没有什么可值得去较真的。喜欢就靠近点,若不喜欢就离得远一点,我们只是各自行走在自己所圈的圈子里而已。

不喜欢和太多的人在一起,因为这样的喧嚣会让我心生厌恶。如果非加入不可,我也会选择远远地观望,欣赏别人的精彩,品味自己心底的宁静。即便是上班,也是呆在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办公室里,闲暇或午休时,给自己泡杯咖啡,抑或是找些书来看。

偶尔,也会和几个聊得来的下属开开玩笑,但很少。有时也逛商场,也会去菜场。如果遇到一大群人排队或争抢,认为那是价廉物美的东西,我宁愿花多一点的钱,也不会过去挤到一块。虽然我有的是时间,但也不想把时间用在这上面。

有人问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生活?答:自然形成的一种生活状态。当然也有回避现实的原因所在。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外面的世界更多的却是无奈。特别是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现象比比可见,我不想成为其中一员。

鲁迅在《自嘲》中曾写道:“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这是我最喜欢的两句。生命的旅途中,所有的掌声与喝彩,都不过是场虚无的点缀。当掌声渐消,鲜花凋零,我,依然还是那个我……

本文由《大涂画文摘网》www.datuhua.com 负责整理首发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