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兀自失语 此间风月阑珊

兀自失语。此间风月阑珊。

窗外。合欢开得依旧旺盛,却是渐次褪去稚拙与明媚,于风中微略着隐约的沧桑与倦怠。

一场微雨之后,花事经年渐远,篱落了一地深深浅浅的微澜粉黛。宛若生性薄凉的女子,顾盼并淹没于浅暮池畔,婉转于花期之外,落落清简。

清默。无言。如若渐次花开花落般素常与简单。

暮色微醺,淡白风月濡染于这无限灵动寂静里。习惯了缄默于细碎的光阴,习惯了唇齿钝拙的休眠状态,习惯了用眼神承载时日的琐碎,和水墨山光里迎面而来明耀抑或暗沉的问候与探寻。一切,都仿若与已无关,却又浸染于尘世和烟土之间。

这是长久以来的状态。失语于柳绿桃红深处,掩映于尘世洪荒之外。习惯用心事的凌厉与温软与外界交汇与承转。一个人的时候,常常发呆。这是浅表的印记,而心底黯然抑或明亮的世界,才是我层叠包裹与小心藏匿的花香与鸟语。

如此。而已。

旧街淡瓦。心底万千柔软。

因之尘事急迫,清晨便驱车寻向回老家的路途。

街仍依稀着旧时模样,却全然有了新意。主街以水泥铺陈,成就了纵深寻向村落的平直与轻缓,道旁粉蓝的地砖铺展开来,间或有闪烁的新绿与嫣红点缀其间。

有薄而淡白的雾气烟绕于这初晨的空气里。

因了时间尚早,街面上空茫而寂静,全无素日喧哗与烦躁。那些暗红端庄的门楼一闪而过,眼光仍深锁于那一排旧了的青檐与淡瓦。

还是旧时恬适,与我初初离家时大抵相似。因而心下相系于尘暖,夜夜于梦里寻向。象我们旧年离开一些念念不忘的人,此刻我亦是无法平复与淡忘这一檐青瓦草舍的古旧与素朴。

一侧有支路蜿蜒纵深向南,那是少年时每日必经的路途。路之末,原是经年曾书声朗朗的学堂。而今,却早已夷为平地,再也寻不回当年。却因之与光阴交错且再不可重复,便心下陡然生出万千恋念与不舍。却也知,昨日之日,终是东去流水,再不可寻了。

而幸好,血肉亲情仍暖于心隙眼底。轻扣门环,是娘亲止水清淡的笑意丰盈,是父爱如山的端然持重,是我于百转千回里清婉洁净的雁过留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