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岁末,喋呷断章

若,爱上一朵花,就陪她一生绽放。若,爱上一个人,就成全他的幸福。月华如水,往事涛声依旧,写下这篇断章,愿,你我消除执念,静默安然于各自的天涯,守着一朵花,抑或一个人。

——题记

一颗心终于尘埃落定,一杆笔慢慢浸透寒凉,临摹季节的轮廓,一笔一划,深深浅浅,迢迢而来,只为流年之末,将暮未暮时分的那一帧浅黛光景。时光里,许多人事,就那样不经意被淹没。华灯初上,宁做一株安静的草木,静看萧索的冷风如何卷起尘封在窗栊的故事,冥想那一扇扇幽窗下,又会有多少新的故事在重复上演,温柔的伤感。

(一)爱上一朵花就陪她绽放

我以为,在天黑时分,点一盏灯,就可以引起蝴蝶效应,万家灯火的温暖,多少可以驱散沉沉寒意;我以为,在万物萧条的冬季,种一簇雏菊,就可以绽放一剪春光,寻着花香,会回到盛世年光。

第一场雪还没有来。寒凉干冷的季节,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闲情逸致,不由分说在窗前的花盆埋下几棵雏菊花籽,用一层薄膜覆上,像孩童期望每一个节日的到来,我在期望一场荼靡花事。那些安静的种子在浅浅的土壤中酣睡,薄如蝉翼的梦,贴在窗棂,化作一朵雏菊的模样。

今夜,我愿想是你窗前的那剪雏菊,明日,又被谁、折去天涯?又是谁闲坐在绿纱窗下,瘦剪一夜灯花。梦里花落知多少?我在你的梦里寻一径香踪,沿着长满厚厚青苔的古巷逶迤而来,故园尘香未央,依旧百媚千红。梦中,你睡得酣甜,一澜涟漪,是你微漾的小幸福,是我萎落成泥的归宿。

雾縠蒙蒙,澹霭微雨,拾蕊拈花,不堪题记。友人劝说,这场花事终不得遂人愿。花期已过,即使栽花之人再有心,也不过竹篮打水。花开是相逢,花落是别离。生生错过花期,就算倾尽一冬的温暖,也无法让花开长久。离别后,就不要回首,她不是你的如花美眷,你也不是他的君子翩然。花开,是为了爱花之人,花香,是为了怜花之心。

每每在梦里看见蛱蝶翩翩,往来雏菊丛中,出水芙蓉玉扇,落红万点霓裳。纤纤玲珑叶,云笺起草,丝红萦绕。然而我知道,梦,终究是梦,单纯而美好的夙愿。花事不再,便是一场无果的等待。可是那深铭在我眉宇间的画面,依旧韶光媚眼。漫山遍野的花影,在微云淡月下,做着柔柔的梦,摇曳着荧荧星光,凝盼花开的季节。

最近,深深迷恋上一首歌,歌词唱到:“爱上一朵花,就陪她绽放……”每个人,都是一朵花,浅唱四季轮回,静聆红尘之音。江南水,年年绿。陌上花,岁岁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如今,那一丛芦荻已然是缟衣霜袂,再也寻不见昔日红颜。尝浮生清欢,品红尘冷暖,萧萧北风掀起一片炊烟,我闻到了人间最真实的烟火味。

举芳樽,别酒盈觞,向花香,美酒拚千场沉醉。且不顾其他游丝别绪,我梦中的那朵雏菊,在冬日里含苞欲放。我的文字在花蕊中吮吸阳光雨露,横—竖—撇—捺,每一笔都逐渐丰腴。若说,梦,是人生的一双翅膀,那么我是否可以说,单纯而清澈的文字,是翅膀上的每一根雪白的翎羽?倘若今夜我把满怀心语都倾注素笺,那么,我的梦是不是就要展翅飞翔?我怜爱的花儿,是否就在此刻绽放?

(二)爱上一个人就成全他的幸福

尤爱那句话:“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懂得了:爱,也是一种成全。成全了他的幸福,也成全了她的祝福。

春夏之交,江南湿地,一次偶然的邂逅,源于四叶草,一个幸福美丽的传说。故事很老套,梗概叙述。

那天,就差一小步,她差点摧残了传说中的四叶草。也就因为这一小步,幸福刹那降临,又刹那消失,犹如四叶草上的莹露。她对花草名目向来不懂,毕业离开之前,突然想来这片湿地看看,于是便来了,一个人。他,是旅游局的一个小小职员,来此地是因为工作任务,采集相关旅游资源信息,也是一个人。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至今回想起那天的情景,她的脸上仍会泛出一丝淡淡的红晕,而后,又有一片云翳飘过。那天雨霁微晴的初夏午后,她被旅行团落下,准确说,是她把旅行团友落下。在这个杏花烟雨的城市,有她四年的美好回忆,有她熠熠青春,有她烟花般的梦寐。她想慢慢地走,细致地走,把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桥,一花一树,统统装进相机,转进锦年记忆。

虽无弱水三千里,不是仙人不到来。她取出相机,倚着一棵老樟树,正要取景时,一声大喊:“别动!”让她魂飞魄散,相机差点从手中滑掉。

她迈开的一只脚,悬在半空。一脸惊愕。他一个箭步冲上去,表情兴奋而又惊慌,双手无措,不知道在比划什么,半晌憋出来两个字:“别踩!”她才明白她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立即挪了位置。他俯身,指着地上那一堆三叶草当中的某一处,如获至宝,对她说:“这是四叶草!四叶草!”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孩拥有了自己梦想很久的玩具。

他告诉她四叶草的幸福传说。她像小时候听妈妈睡前故事那样,认真地聆听。一路上,他们便结伴而行,他娓娓道来,说他的婚姻,说他可爱的周岁女儿。她含着浅浅的笑,偶尔与他交互眼神。曾有那么一两秒,她竟觉得眼前这个文质彬彬、帅气儒雅的男子就是她前世擦肩而过却又突然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注定要她今生苦苦寻觅的人。

而后的两天时间,她回到学校开始最后的忙碌:毕业论文答辩,填写各种表格,一轮接一轮的毕业聚餐,岗前实习培训等。他依旧在这个城市到各个景点去采集相关信息,几次经过她的学校,想见她,却始终没有拨通那个号码。

临别时,她凝望着那一身蓝白相间的格子衫即将消失在这座城市,竟有点不舍,但是,她知道,那或许是一种浅浅的喜欢吧,浅浅的缘,浅浅的份,浅浅淡淡的,仅此而已。她随即收到他的一条短信息:“丫头,恨不相逢未娶时……”她的泪莫名涌出,回复到:“祝你一生幸福……”然后,把他的号连同讯息一起删了。

相册里,没有他的照片,记忆里,他的音容依然清晰如昨。那株四叶草,被放大至十寸,置于相册簿的扉页,叶子上莹莹的水珠,似乎可以折射出一双影子:一个如花美眷,一个君子翩然……“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近来怕说当年事,结遍兰襟。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她低声默念,那株四叶草上又多了几滴晶莹的露。

她知道,那只是江南烟雨一梦。她告诉自己:生命中所有的相遇,都是过客和过客的交替,就算当初不错过,死生之后,终究也还是要失去。与其知道将来注定要失去,莫如将自己的一生,交付与思念。让他,继续幸福下去。

花不会因为你的疏离,来年不再盛开;人却会因为你的错过,转身为陌路。人生云水一梦,往昔情事终不过是一场流水落花,我们相逢在红尘紫陌,从杨柳依依的此岸摆渡到霜林染醉的彼岸,辗转四季,终把恍惚的记忆掷在时光的长河里。于是从此守着一段冷暖交织的光阴,淡淡的烟火中,伴着一座城慢慢老去。其实,写这么多,我只是想告诉你,岁月静好,我真的安然无恙,安然无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