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光阴里等

    紫藤花下俏佳人,手握诗书貌出尘。

    梦晚春风灵蝶绕,幽亭欲问与谁邻?

    ──题记

    如果爱情是人生的一道风景,唯美而优雅,我愿意停留在一种蓝色妖姬花前,站成一树的倾城,那么,我在光阴里等,等你远道而来,等你来为我开启这一扇开往幸福的门。

    五月,静水,青天,树叶儿在风中摇曳,鸢尾花带着春的信息远去,阳光跳过十字街口,画上幸福的背景色,我可不可以去想,可不可去爱,可不可以牵着你的手去感受这一份夏的浪漫和温度?

    五月,浅夏,采撷一份绿如我心田,人生便是这悠长悠长的小巷,左岸是懂得,右岸是慈悲,水也迢迢,山也幽幽,心底的诗句就会跟着时光一起舞,走过了多情的三月,送走了微雨花落的四月天,缱绻在五月的门栏,看栀子花开出少女羞涩时的模样,经年,我还是你眷念的那个江南女子,风雨中,胭脂粉色下着一点淡淡的愁,柔柔地在记忆里温婉静好!

    静静的夜,静静的我,今夜,将流年的情怀写给窗外的月光,把城市里的喧嚣纷繁丢给门外的风吧!任季节的风雨中洗涤我这一身尘,不问轮回里的缘深缘浅。掩上门扉,我便是一个与佛有缘的人,一盏青灯,一本书,便是禅意自在的一生。人生有时晴天,也有时阴霾,关于未来,关于人事,我不想读得太深,但请允许,保留我这一份淡然处世的心境。

    但此时,我踌躇在路口张望,等待,徘徊着,谁来装点我的梦?在我想你的时候,落花在哀叹,月光在散落。岁月是一场无法停滞的旅行,那些逝去的岁月,都是一幅烟雨色的画,每一个写满思念的日子,挂着一段一段无言的愁,在季节里低吟浅唱,爱是想你时候洒下温柔的网,在日子的一头靠近又在一端去建筑,写入一场烟火,风月不改,唇齿相依,等一场浮生年华落尽,化生命里一场不朽,在岁月里静水凝香。

    在这清浅的岁月里,我只想拥有一段平凡的人生,依偎在文字的天空里,与光阴对酌,用思念碾磨,用心做素笺,将旅途里山水美眷,写给自己的流年,惟愿,此去经年,这一份山水的情意,不负光阴,在生命的长河里永长存,在我容颜苍老时,无力与窗外的花花草草交谈时,而那时,我独坐在黄昏的幽梦里,听风吹起青春的旋律,那时的人,那时的景,依然不变,永远幸福着这一生。

    孤鸿细烟,落红残梦,当晚风再一次轻扶窗棂时,而那些摇曳在风中的记忆似你远远赶来,此刻,深藏的情也跟着鲜活了,落入纸上的便是一段温情素简的日子,在一窗琉璃月映衬下,看山有情,看水有意,岁月是一去不复返的河流,只要你一路不停地追赶,或许就能到达幸福的彼岸,即便,你抵达不了生命的 长河,至少经历过一次短暂的追逐,懂得生命的离散。望着遥不可及的未来,而那些风雨中的相伴构筑了我生命唯一的精彩,我信,生活中,只要有一份执着热诚的心,最终梦就会如约而至。

    今夜,将一份深情的凝望,十指相扣,感念,静待,今夜的你,今夜的城,已深深在我故事里埋下了一段伏笔,光阴的路上,我没有太多的幽怨,有的仅仅是那一份对你隔山望海的梦幻和守望。

    我一直坚信,生命里会遇到一种缘分,只是时间的早晚,遇到自己喜欢的,无话不谈的,值得用生命去爱去疼惜的人。而那种缘分,即便是经历生死轮回,容颜改变,但只要心存意念,光阴的路上依然芳华如初,也定会穿越时空,情系山水。在文字的旅途里相遇,相知,相倾一生。所以,在我最美的时候,我一直在等那个人。

    在游走的光阴里演绎着爱你时的精彩,只想,在晨曦里陪你一起踏歌而行,在午后的幽窗里陪你一起聆听风月,又在日暮的黄昏里陪你一起回忆,回忆这一生我们一路走过的风光,就这样,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不想缘深缘浅,不说天长地久 ,忧伤着你的忧伤,欢乐着你的欢乐。心甘情愿的陪你在人生四季里一起慢慢变老。

    清风吹过肩上的长发,所有的过往都随风而去,多少甜蜜,多少泪痕,今夜的故事痴缠了窗外一段繁华,捧一弯月色,念一回红尘夙愿,锦瑟华年谁与度,此情可待成追忆。旧梦落尘,浮生如故,一阕残词微凉了一段时光,转身后的寂寞都留给了这漫长的夜。

    我在光阴里等,等这一场夏日的缤纷,期盼你手捧着鲜花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赶来。

    我在光阴里等,等那一场生命里的盛宴,如同夏日的缤纷和炙热,而我梦见你正向我们相约的林间小道走来。

    我在这,你在哪?听雨落的思念, 是一首缠绵的歌。我在这,你在哪?岁月是一段漫长的旅途,不经意间就入了梦。

    你是我生命里最好的遇见,也是光阴里我一直都在等的那个人。

    那些你不在身边的日子,我着一身的深红,那是你喜欢的颜色,也是我想你时的一种颜色,今夜的风里,有太多表白的话题,和着景,和着意,在一缕茶香里,依着月光,任心事在风中随意飘散,在烟柳水岸中尘埃落定,在岁月中演绎一朵留白时的泪痕。

    等是一种爱恋,独坐一隅,无关风月,只为真心,若心有是山光水色,眼自然春花美眷。等是一种信念,你在哪,我在这,即便隔着一山一河的距离,那份爱,那一缕念也能穿透光阴抵达彼此心房,系一份温情在年华里默默终老。

    等是一种疼痛时的喜悦,明知,花开荼蘼,心已苍老,却依然顾盼他日旧地重游,心似灵碟双双飞。

    我终究还是一个凡人,拥有了一颗世俗的心,抵挡不了凡尘过往,游离在纷扰的红尘里,坚守一份情,一份爱,等一个前世约好的人。等续还了这份情,再去与佛同修。修得一颗平常心,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