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续集的遇见

以为你会在我的轨迹中出现,其实,你的出现没有改变我的路线。

——题记

在等公交车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正在落下的夕阳,余辉把过往的街道染得一片绯红。我迎着阳光去看1路公交车有没有过来——这个小城里唯一一辆的看得见的公交车。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一辆从东向西行驶过的大众扬尘而去。道路立刻升腾起呛人的灰尘。我恶狠狠的咒骂那个很破的大众,巴不得立刻被交警拦下。我的心情立刻被搅得很烦躁。阳光变得那么刺眼。在我数第7辆大众飞奔而过的时候,公交车缓缓而来。

其实,我很喜欢这个公交车。车厢里播放着很去年流行的音乐,有冷气开着,人很少。我经常坐在倒数第二排靠右的座位上,看着空荡荡的车厢而发呆,为此也错过很多站。为此我要往回走很多路才能到我的小旅馆里。但我从来没有抱怨过这辆车的不准时,反而在里面静静地坐着思考也是一种享受。

阿桑去世的那几天,车里一直是她的歌声。叶子,一直很安静,你听寂寞在唱歌等等。我的心很快安静了下来,一直往下落,跌入满是回忆中的谷中。高三快离开学校的某个傍晚,我不记得准确的时间,因为我不想记住这里的回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是有些沮丧的,不是因为成绩的不理想,而是离开了生活几年的地方。依然在那条常常散步的街上来回徘徊,两边的路灯刚刚点上,泛着微小的黄色的尘粒。天上还能看见黛青色的云。去过书店,浏览一下很想买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还有经常被我磨平的书签。其实那本书我已经看过很多遍了,一直没有买下来。那本书的后面夹着一盒阿桑灌唱磁带,有很多首她的歌。但它不是买了书附送的,我一直看了几个星期,那盒磁带一直在书的后面。那本书和那盒磁带就这样一直静静地靠在书架上,等待着会出现的人。我知道它们的主人是谁,并且一直拜托店长不要把它们卖出去。

那是我常去买辅导书的书店。外面摆放的是杂志和辅导书,里面有些名着和小说。墙壁一律用蓝色的油漆刷过,空间不是很宽敞,但是感觉很温馨。不仅仅是这家新开的店面吸引我,还有在里面可以淘到很多便宜的经典小说。靠南边的墙上有一面巨大的落地镜子,我不知道它被放在这儿有什么作用,也许是书店老板自己想要的。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喜欢梳着分头和听港台流行歌曲。因此在镜子的左边陈列着一排排的磁带。每个星期六的晚上,有很多人光顾这里的盒装磁带。下了自习,我经常去书店。

我一直回想起那个下雨的傍晚,她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老板把阿桑的叶子放到音响里,店里开始慢慢的响起她的歌声。很好听但是很悲伤。我在里面翻着正在看的书。她从雨帘里走到书店门口,收起雨伞,然后用手擦拭额头上的水渍。前额的刘海被雨水打湿紧紧的贴在额头上。她会对着墙上的镜子哈气,努力让自己保持温暖。我是站在书架的前面,把米兰昆德拉的小说拿下来时看到她的。我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只是一刹那的时光,我的全身便涌起一阵莫名的激动。我知道自己怔住在那儿,努力地去想些什么,但是全乱了。但就在我低下头在翻寻另一本书时,我听到向里面走近的脚步声。等我抬起头时,眼前忽然又回到现实中。她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但我又能真实的感觉到她的气息。她在书架旁寻找什么,眼神从左边向右边游离,像是一条缓缓游过来的鱼。慢着,她的眼睛忽然停了下来,目光落在我的手上。我感到一阵惶恐不安。好像是我这本书,而不是她在注视着我。她很想看这本书,好像是要看到结局了。所以她提出用刚买的阿桑的磁带跟我换一会,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接过从她手里递来的磁带,这像是我早已准备好的动作。此刻我的大脑混作一团但是手臂却能正常的接受她的礼物。我清楚的记得嘴里喃喃自语,但是一句话没有从口中跑出来。我应该微笑着对她说话,或者可以聊下去。但是我很愚笨,拿着磁带走出去。

这次离开忽然把我拖到现实中来,直到看到这本书和这盒磁带。我想那次她早已离去,从我的记忆中悄悄的走开。就这样,只是一次见面便是没有续集。我常常回想起那个夜晚。回想起阿桑的歌声。但是我想我的生活不会因她的出现而转弯,只是一颗石子在湖中荡起的涟漪,平静之后,生活还是继续!!

人生本来就会有很多遗憾,就像因贪恋路边的风景而错过自己要下的站。

相遇本是美好,美好的就像梦一般,无所谓爱与离别。

因为,今生本无意相遇。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