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转角,凝望苍穹总是情

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愿意记住我的人。为了她,为了一份无关爱情的爱,这样的抉择我并不后悔。

—-文/安忆暖

Part.1

第一次遇见筱是在医院的走道上,那时她穿着白格子的棉质病服安静的站在走道一角。窗外阳光折射出的光晕将她笼在其中,却丝毫温暖不了薄凉的她。我笃定,她有一颗孤寂的心,是个薄凉女子。她一直皱着眉,一双清灵的水眸时不时的望着大门口发呆。一旦有人进入医院时,她白皙双手会紧张的攥着袖口处,略微苍白的双唇也抿成直线,然后那双眉蹙的更紧了。她应该在等一个很重要的人,而这个人让她失望了。

我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许久,说实话,她算不上漂亮,顶多属于耐看型的女子。许是她无意间流露的孤寂触动了我的心弦,我发现,她与我竟是如此的相似。收回目光的瞬间恰巧撞上她瞥过来的水眸,不禁感叹上天给了她一双绝美的眸子,宛若一汪海洋,深邃的水蓝蛊惑人的心智。四目相对时,她让我莞尔,她的脸颊上并未露出我期待的羞涩红晕,眼神中也不曾窥见数落我是登徒子的讯息,她只是冲着我坦然一笑,干净无邪的笑容让我一刹那动容,无法自拔。

从值班的护士口中得知她的名字叫筱,住在顶层六号房,父母双亡后一直寄居在叔父家,自小灰色的童年养成如今孤僻安静的她,对于人或周身事物总持有淡漠疏离的态度。至于筱的病情,护士并未透漏。我想也是,既是着名的权威性医院,自然要遵从病人的意愿,有权对非亲属以外的人隐瞒一切。

Part.2

很多时候我像个偷窥者一样,总是躲在一角静静的窥视着筱,她喜欢晒太阳。每天中午阳光最温暖的时候,她总会抱着一个玻璃瓶子,手腕上挂着一打五彩带,然后坐在草地上忙碌着。她在用彩带折东西,每天只折一个,折完后将小东西握在手掌内,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像个孩子一样满足的笑着,她是在许愿么,还是祈福。

筱的认真模样让我想到天竺少女,少女每天会为心中的恋人折一只纸鹤祈一份福,并在每只纸鹤中许下自己的愿望,她期望着出海的恋人早日平安归来。后来有一天海上刮起大风,狂风暴雨吞没了海上的一切,自此他的恋人再也未能如愿归来。坚强的少女没有哭,她指着胸口对自己说,爱一直在,后来的后来,少女依然每天折纸鹤许愿,依然日日痴守在海边等着奇迹,这一守便是一生。

这是个凄美的故事,少女的痴情打动了我,微记得女友听完这个故事时趴在我怀里哭了好久,女友说,乔,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爱是一种精神,一种灵魂,无论何时何地,即便是生死也不可以轻易舍弃那份对爱的坚持。

曾经我也对爱的坚持过,与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可最终呢?女友得知我的病之后,决然的离开了,那时我总会对自己说,女友会回来的,一定会。这样的坚持最终在心中荒芜了,原来人都是自私的,她有权选择更好的,没必要苦守着身患败血症的将死之人。

自此,我宛若一幅被抽空灵魂的躯体,独守空壳孤寂的等待着死亡的解脱。我也曾不止一遍的想过,天竺少女是不是太傻了,却又傻得那么真,让我无力反驳。

Part.3

一个午后,筱和前来探望她的男子争吵起来,筱的情绪很激动。她摔碎了那个玻璃瓶,瓶内五颜六色的小东西散落一地,这时我才看清楚那些是星星,色彩斑斓,精巧细致。

筱看起来很不好。也是,每天被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人探望,没有人陪伴,没有人关心,没有人温暖,那种无尽的孤单愈发的空虚,那个男人能理解吗。有的时候,我甚至想,即使有病人来找我吵架,来打我骂我也是好的,至少我不会那么孤单了。

住院久了脾气会不好,会渴望关心,渴望温暖,更多时候渴望亲人的陪伴安抚,那个男子让我失望了,他并未将筱拥在怀中呵护着,只是无奈的瞥了一眼筱后决然的转身离开,不知为何,我的心中顿生恼怒,很想挥拳揍向那个男子。

我看见筱的肩膀不停的颤抖着,她在哭,我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安慰她,生怕自己的唐突会吓着她。有些时候,最好的安慰并不是轻言轻语的开导,这样会起到反作用,让她再一次陷入之前的情绪中。不如不去扰她,给她一方天地,让她清净,或许这样是最好的。

无眠的深夜,临床病人传来断断续续的痛苦呢喃,扰的我难以入睡,我开始担心筱,不知道此时她睡的是否安稳,白天画面一幕幕的脑海中闪过,她的泪水,她的颤抖,还有,此刻她好么。

Part.4

寂静的走道上, 遍地月光碎影,顺着光亮我看见一抹白色身影立于窗口,是筱,月光泻在她的身上,将她的无助,孤寂,衬的一览无遗。筱,我缓缓的开口道,嘶哑的声音划破夜的宁静。她转身看清是我后,冲着我又是一笑。这一次的笑,是那么的苍白无力,薄凉至极,我甚至感受到她颊上未干涸的水光所散发出如冰般的凉意。

我叫乔,住在一层六号房,第一次正面交谈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知道,筱的回答让我顷刻间怔了,我怀疑,她是否全部知道。筱说,我知道今天是你陪我至暮色四合,我知道你曾多次想要走近我,我知道你是个热心的人。筱的絮絮道来让我的脸颊一热,不得已,我用手做了个停的姿势,一时间面对筱我窘到无言以对。筱说,乔,谢谢你,轻柔的嗓音回荡在我的耳边,久久挥之不去。

自那一夜之后,我们渐渐熟稔起来。筱说,我们是相逢恨晚吧,我笑着点头附和。兴许我们都是缺乏温暖的人,不经意间,总会在对方的身上瞥见自己的影子。筱说,乔,没人给我们温暖的时候,不要忘记了,我们还有自己,若自己都不会温暖自己,又怎么去温暖别人呢。所以乔,除了你自己以外,我也会温暖你。

筱一席话说虽是给我听的,其实她也是在告诉自己,筱是一个一半明媚,一半薄凉的女子,有时候我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她,我更不曾想到,筱的话语会让我的心再次盈满暖意,原来有人关心的感觉这么好,我突然舍不得自己这么死去。

Part.5

中午我们喜欢坐在草地上晒太阳,筱的笑容温暖了我,尽管如此,筱还是不开心的,她的落寞隐匿在笑容之下。筱说,乔,他是我的未婚夫,那一天中午来医院告诉我,他私自定了我们的婚期,可是乔,我的病很严重,说不定会死,会拖累他的,筱哽咽的话语让我突然想到曾声称爱我至深的女友,那我是否该谢谢她的离去,让我不至于做出痛苦的选择。

乔,你害怕死吗。怕吗,扪心自问,或许不怕吧,这里是医院,生老病死很正常,每天有那么多病人死去,白布下的逝者表情扭曲,被可怕的病痛折磨的只剩下一副干枯的皮包骨,我想,死,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来说,不是畏惧,而是解脱。至少未遇见筱之前我是这样想的。

筱,我不怕死,但是我害怕死后不会有人为我哭泣,就像一片落叶归了根却无人念起它的曾经,我害怕每年的清明不会有人为我烧纸钱,生时如此我不想死后依旧孤零。孤儿,没有家,没有亲人,一个人孤单单的,就连死了也不会有人祭奠,想到这些竟是如此的可悲,我的泪水就这么滚滚而落,这时我听见筱轻声的说,乔,无论如何,我会记得你。

Part.6

站在加护病房外,望着躺在床上的筱,她正昏迷着,医生说她的病很棘手。那晚筱说,乔,我是心脏病,遗传的,不久后我会与父母团聚了,可是我还不想死,我的愿望还未实现,每天我都折星星,一天折一颗,折满一千颗时,上帝就会听到我的愿望了,他会让我变成天上的星星,然后守着世上我所牵挂的人,让他幸福安好。

沉睡中的筱,并不知道那个男子每日守在加护房外,他在哭,上次我误会他了,筱也并不知道很多时候我也会在加护房外偷偷的看着她,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了,护士说她的呼吸也渐渐微弱了。偶尔帮她打点滴时,血会顺着鼻子流出来,她的身体似乎开始排斥外界药物的入侵,主治医师说在不尽快找到合适的心脏,筱的生命会有危险。

筱比我幸福,在筱的身上,我看到天竺少女的精神,爱到深处是伤害,或许筱为了爱,而不得不对男子怒颜相向,筱说,无论如何,她愿意记得我,一句承诺,暖了我的心,这样的女子不该这么早就离去的。她应该幸福的,世上还有牵挂她的人,不像我,仿若微尘,渺小的微不足道。

Part.7

签下愿意捐赠那一刻,医生问我,乔先生,能告诉我为何这么做么,毕竟你与筱小姐无亲无故的。我笑着说,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愿意记住我的人,一份无关爱情的爱,这样的选择我并不后悔。

瓶子中折满一千颗星星就可以许愿了,这段时间我每天都折着,我折的没有筱折的好看,不知道今后许的愿上帝能否听到,筱仍是每天都在睡觉,就像童话中的睡美人,她的王子仍然每天来看她,每天都会吻下她的光洁额头,可是她始终没有醒来。她不可以这么睡下去了,我要告诉她星星折齐了,可以许愿了,她的他可以幸福了,她也可以。

这一夜我爬到了医院的天台上,夜空中,星空灿烂,宛若筱的笑颜,我突然想到筱的眸子,宛若一汪海洋,深邃而水蓝,比此时的夜空要美的多,只是那双眸子陷入沉睡,我再也没机会看到了。

筱会幸福的,筱会好好的,在身体缓缓坠落的一刹那,我许了这个愿。筱,这个世上唯一愿意温暖我,承诺记住我的人,即便离开,我也会带着笑容欣慰的离去。脑海中迅速闪过与筱相遇,相识,相知,相离的画面,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他说,我是上帝,我答应你的愿望。

为了一份无关爱情的爱,值得。突然明白天竺少女为何傻的那么真了。

ps:无论如何,请不要将别人的关心置之不理,这样很伤人的.有一种关心发自内心,无关爱情,更不要问为什么.有一种人,请念在曾经最美的份上,不要那么绝情,适当的关心一下,兴许你对病人来说,是健康的药引。那么,就这样吧,大家一切安好。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