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堂里的琴音

若说相见争如不见,不如有情还似无情。当…心爱的人,离我们而去。是带着恨生活,还是带着爱寻觅。。

【一】

爬墙虎刚吐出嫩芽,绿的很恍惚,仿佛是个假象。

月牙儿站在窗外,很想用小石头去敲那扇紧紧关着的窗。那男生还在窗内吗?今天,怎么没有听到他的琴声?

小石头搬到这个大院里来住刚刚半个月。每天,清晨七点,他会准时起来对着那扇窗拉一会小提琴。

对面窗前,有一整面墙的爬墙虎,刚吐出嫩芽,绿的恍恍惚惚,很美丽。爬墙虎前,有一位穿着粉红百褶裙的女孩,总是在他拉琴时,怔怔的望着他的窗口。

小石头躲在窗后,什么都可以看到。于是,他更认真的按时出现在窗后,按时拉琴。

直到今天,妈妈进来说:“你必须去医院了,再不能拖了。”

【二】

两个月后,月牙儿觉得自己已经快变成化石。

她像中了邪,明知那男生已经不在这里了,可每天,仍不由自主跑到这扇窗下来听琴。

有时,她甚至真的能听到有琴声,从紧闭的窗口中静静流淌出来,是幻觉吗?

月牙儿静静的仰着头,凝望着那扇窗,直到身后传来轻轻的一声咳嗽。

那个男生,就站在她身后。

他脸上有苍白的红晕,看起来不是很健康。他很瘦,手指纤长,睫毛又浓又黑。

他向她微笑:“嗨。”

“嗨。”月牙儿的脸忽然红了,不知道为什么,心脏狂跳起来,找不到地方安放。

“来听琴?”那男生问。

“嗯。”月牙儿点头:“你拉的很好听。”

男生的眼睛亮了亮,从身后摸出小提琴:“那……我现在拉给你听吧。”

于是,在这五月的微风中,两个小小的少年,一个拉琴,一个听,你对着我,我看着你,都陶醉了。

后来的每一天,他们都在这里见面。对着笑,对着谈音乐,对着谈人生,对着谈理想。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少年长大了,出落成一对漂亮的年轻人。

【三】

又是五月,月牙儿考上了大学,要去一个遥远的地方读书,她来向小石头道别。

小石头正站在楼下等她,五月的微风吹在他身上,身边,是漫天飞舞的柳絮。它们如飞雪般,温柔的停在他的肩头,亲吻他的长长睫毛。小石头的眼中蕴满了不知名的哀伤,浓浓的哀伤遮盖了他明亮的眼睛。月牙儿静静站在一边看他,他并没有发觉。

月牙儿忽然觉得道别的话噎在了嗓子里,再也说不出来了。

月牙儿放弃了去外省的那所名牌大学就读的机会,选择了本市的一所中型院校继续读书。

没人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有这个决定,也没人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后,她的眼中,也蒙上了忧伤。

忧伤,是件美丽的小东西,它温柔,可是,也凌厉。它会在不知不觉间,从一个人的心里,向另一个人心里蔓延。如杂草般,长满哀伤的心灵。

【四】

月牙儿出众的美丽,让她一进学校就受到众多的追求。学校的男生大都健康爽朗,有和小石头绝然不同的气息。

其实,自从上大学后,月牙儿已经很少有机会和小石头见面听琴了。可是,不知为什么,一想到他,她的心里就如陷入了软软的云朵中,再也挣扎不出来。

在学校,她最想念的,竟不是妈妈的拿手菜,不是爸爸的晚餐故事,而是,小石头悠扬的小提琴……

月牙儿想,完蛋了,我不会是喜欢他了吧。

大院里已经有人开始传扬他们的关系。说小石头,也说月牙儿,说的他们十分的不堪。

小石头听到这些,只是静静的笑一笑,就继续拉他的琴去了。他没有上学,好像这些年一直没有上学,他有他的世界,等闲不会被外来的人,外来的事所影响一丝一毫。当然,月牙儿,是个例外。她的一颦一笑,越来越深的左右着他的心情。

可是,月牙儿的性格是如火的,虽然面对小石头时,她是最沉静的淑女,可是,那是因为小石头。其它人,可不行!

月牙儿不依不饶的追问那些传他们闲话的人:“凭什么说我们同居,凭什么?”

别人没有见过这么直接的女孩,倒不知说什么好了,一律讪讪的笑着躲开,留下独自气的脸通红的月牙儿,忿忿的瞪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小石头问她:“就算我们真的在一起,又怎么样呢?”

月牙儿仍忿忿不平,顿足:“可是我们并没有在一起!”

小石头忽然低下头去,半晌没有说话。

月牙儿问:“你怎么了?”

小石头抬起头,眼波中有小小的火焰在跳动:“那……你愿意真的和我在一起吗?”

月牙儿呆住了,她用手捏捏粉红的脸蛋,脸很疼。于是她确定她听到的都是真的!她跳起来,一边跳一边笑,笑的眼泪也流下来:“我以为,我以为你永远不会说出来的!小石头,我好高兴!”

小石头呆呆的看着她,踌躇着问:“那么……你答应吗?”

月牙儿停下来,轻轻的吻上小石头的脸颊:“当然……傻小石头,我答应……我,早就答应了。”

【五】

月牙儿快过生日了,很早很早,她就告诉了小石头,她希望,和小石头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会过的很有意义,很特别,很有纪念价值。

可是,小石头似乎忘了这回事,一直没有提。而且,他最近这段时间看起来很累,没有精神,黑眼圈越来越大,有时和月牙儿说着话,也会突然睡着。

月牙儿不知他怎么了,又不好问。她怕一问,小石头就猜到她想要生日礼物,就不好了。

其实,和他在一起,有没有生日礼物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和他在一起。

生日这天,月牙儿的同学们几乎都来了。那几个追求她的男同学,更是打扮的精神奕奕,有人送花,也有人送名贵的项链手袋。

快到十二点了,大家起着哄,让月牙儿许愿吹蜡烛。可是,小石头还没有来。

月牙儿眼看着指针一格格向前迈进,每迈一步,就好像有人在她的心口上插了一刀。

忽然,所有人的眼光都聚向门口。

那里,出现了一个银色的小人,举着双手,手上,捧着一束花—不,是捧着一只用花束扎出来的小提琴!小提琴的四周,围着一层闪烁不定的彩灯,里面不知是什么发出音乐—是月牙儿最爱的那首《梁祝》—琴身上的彩灯,随着音乐,起起伏伏的闪着光,像一群小小莹光精灵在为她献上舞蹈。

一张苍白的脸从小银人后面走出来,他瘦削,疲惫,手上还有细细的划伤的痕迹。

他站在灯光的暗影中,身上飘浮着淡到隐约的清新香气。他说:“月牙儿,生日快乐。”

【六】

小石头为这个生日会,已经准备了大半个月。小银人是他一刀刀用木头雕出来的,小石头没做过这种工夫,稍不留神,手臂就被木刀划出一个伤口。木人雕完,两只手上,都已布满了伤口了。

接着,是为小木人漆银色,再用花束扎小提琴,安小音箱,装彩灯……小石头每天弄到深夜,总是妈妈进来强迫他吃药时,才勉强熄灯睡觉。

望着夜空,小石头总是睡不着。时间不多了,能多给她一点,就多给一点吧。原本,身体这样……不该和她在一起的,可是,天知道,她是那么可爱呵。希望她快乐,希望她永远快乐……哪怕,有一天,我,永远消失……

月牙儿沉浸在温暖的幸福中,她的面前,摆着那只闪烁着彩光的堆花小提琴。

这是小石头亲手做出来的呢,他可真有心,不是吗。

月牙儿笑了,她想,明天,等到明天,我要告诉他,我生日许了什么愿,只要等到明天……

小石头的妈妈拉开门,就看到那个睁着大眼睛穿粉红长裙的女孩站在门口。

她看到小石头的妈妈,显的有些紧张,嗫嚅着问:“阿姨好,请问……小石头在家吗?”

小石头的妈妈看着这小小的女孩,她多像她年轻时啊,那时她,一样爱着一个苍白的男孩,一样不顾一切,一样用情挚深。可是,结局,还不是一样……人,又怎么斗得过天呢。

她拿出一封信递给女孩:“你是月牙儿吧,这是小石头给你的。”

信里有两个字:珍重

小石头,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七】

五年后,月牙儿已经是这个城市中一位成熟的白领。

她稳重了,不再动不动就跳起来,不再总是呆呆的看爬墙虎,不再对那个男生朝思暮想。

她没有再恋爱。

五年前那场似是而非的爱情,留给她了太多东西。墙角的扎花小提琴早已枯萎,便如她的爱情。

单位组织参观红十字教学基地,月牙儿是领队。

场馆里到处是捐赠者和受馈者的图片资料,有些图片,让人惨不忍睹。队里的人,不时发出惊讶的哀叹声。

月牙儿面无表情的走在最前面,再苦再痛,也不过是心死而已,有什么呢。

转角的一幅图,没什么人看,零落寂寞的贴墙而站。月牙儿走过去,打算歇一会。偶尔抬头,却呆住了。

图上,居然是—他!

旁边有详细说明。说该位自愿捐助者,本身患有遗传性肝功能衰竭,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选择自愿捐赠出几乎所有器官用于救治及临床解剖病理分析使用。事件的记录时间是,五年前。

图上,有小石头苍白的微笑着的脸,和他纤细的,习惯于拉动小提琴的手指。他眼睛朝着某个不知名的方向看着,带着很难描绘的悲伤,似乎想呼唤什么,最终,却选择沉默。

月牙儿在这幅图前站了不知多久,似乎有一个世纪,又似乎只有一秒。她似乎觉得小石头已经从图中走了出来,温柔的,温柔的轻抚着她的头发,对她说:对不起,我没能陪你到最后。对不起,我只能选择离开你。

月牙儿的泪在五月的阳光下汹涌流出……

小石头,请原谅我的粗心。

小石头,有你陪伴过,真的很好。

小石头,虽然迟了,虽然我并不知你如今是否能在天堂中看到,但请容我说一声:珍重……

(完)

后记:往往,我们只能看到事情表象的一面,而忽略了真实的一面。而被我们忽略的,却注定,要让我们,痛悔一生。珍惜身边每一个人,珍惜所有人的关爱,哪怕,那交集,只有一分钟。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