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梦该醒了……

“嘟,嘟,嘟……”还是没有人来听,她的神色有点急,以至于头上的发夹忽然掉了,她也毫无察觉。

今天家里没有人,她习惯性地对着手机发呆,鬼使神差的就把一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拔通了,响了数声,忽然又在想着要是他不来听那就最好不过了,可是心里还有一个声音在说你快来听吧。

“喂,你好!”终于传来了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你好,是我,你还好吗?”女人轻声的问候中居然带了一点的颤抖,或许因为太紧张了呀,握着手机的手都出了汗。分开好些日子了,好些天没有他的信息了,上回他说他身体不舒服,她给他找了个方子,他说托她的福吃了见好,可后来就没有了消息,是真的好担心他。这个电话想打好些天了,本来不该打的,可是偏偏今天就是没能忍得住。

“嗯,好了,谢谢你呀!”男人说话的声音有点大咧咧,女人知道他的身边一定是有旁人,说话不方便呢,可是听着他那么生分的回答,心不禁地有了点懊恼,此刻她很后悔自己为啥打这个电话,感觉上就是自个打了自个一个耳光子,脸在发烫发热,不由地为自己辨白,“我只是问候一下,没有别的事,”顿了顿,女人接着急说,“就这样吧,你忙吧,我把电话挂了!再见!” 女人说话好象是在赶鸭子上架似的。男方愣了愣,也说:“嗯,好的,再见!”

男人声音才落地,女人就匆匆地把手机关了。心跳得太快,有点无法负荷,本来是斜倚在门框上的,这会慢慢地滑下,蹲坐在了地上,发丝散了,泪落了,心碎了。

她看着天上有点灰的云飘过,她的心是更加灰暗了。

终于还是能与你微笑的问候,终于还是做了你所谓的朋友

我还是把我自己放在了最后,把你想要的放在了最前面

做尽了一切以你为中心做的事情,却在最终把伤心的泪自个吞进肚子里

我叹息,我不懂得这距离要如何来保持和继续

没能舍下你的一个难过表情把我的心血也绞了出来

没能搁浅对你的情感把自己伤得是更加的彻底

没能解脱对你的依恋于是让自己沦落成了可怜虫

她狠下心来的一个电话,却让她难过得头发好似一下子都白了,她傻站在镜前看着自己的容颜实在是太苍白了。

分手后的好久没有联系,她渐渐的从容了他的不存在,可是苍天好似要开她玩笑似的。那一天他打来了一个电话,为以前的事一个劲地道嫌,那一瞬间,她那曾经为他跳动过的心再一次为自己和他难过了,该隐瞒的事总是太清晰,无法掩埋的是对他太在乎的心情让她懊悔失眠。

她的心事无人可诉,偶尔也跟知心朋友谈起,却只是只言片语,轻轻提起抹抹放下,朋友总是不忍伤她的心,安慰她说这是太自然的事情,朋友总是想方设法地要让她开心起来,可是她总是笑之后就更深深的落寞,她这种柔弱的个性有时也真让自己为之头疼。

当爱已逝去成了昨天的故事,我们手中的电话最好不要拔出去,得到他更深的关怀问候,你的心只会是更加的凄凄然,得到他那对待朋友的语气,也会让你的心是更加难过。

感情的世界里,我们都要切记:拿得起,放得下。你如果不能把手中的利剑挥下,这把剑就会藏在你的心里日日夜夜窜梭,让你疼,让你痛,让你苦得不能再苦。

天涯何处无芳草,他的错过,只是为了有更好的人可以来爱惜你。我们都不要再说以前的事事非非是谁的失误,有时这些不幸的经历只是为了让你可以长大,代价其实并不惨烈,悲痛的只是来自于你的心始终不肯让它过去。

过了就过了吧,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总是能够也可以找到再次让你微笑的理由,不要总是说你的痛是太不能言表的痛,有些伤害就是无法预期的,有些事情是无法避免的要发生,只愿我们都可以更洒脱地把它们封存不再伤心。

曾经给过你的承诺,如今一个个回头来嘲笑我

风吹过我的胸口,竟如霜雪冰封了了呼吸的可能

忘得了时间却忘不了你离去时说过的每一句话

影子随着身躯移动,心却还零落在那一个细雨纷飞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