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宁愿居无定所 过一生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她很悲伤。

    已经半年了,好像她早已习惯了热带的生活,习惯的打开风扇,即使在快要到11月的季节里。习惯的去擦额头,因为不时会留下的汗水,也习惯地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躲起来亲吻伤口。今天突然去看了一个孩子的日志,视线不知道怎么就模糊了,她看到日志上面写着2009年7月的日期,09年的7月,那是高一的夏天,那时候的她该是多么张扬的样子呢?

    她忘记了好多事,她忘记了他的样子,忘记了她在什么时候分手,又在什么时候和另一个男生走到了一起。她只记得他在夕阳还没落下的时候就永远走出了她的世界,从此,爱上了一首不知道名字的歌。还有,她也忘记了,在教室里看到的夜景有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变得模糊。

    曾经那么喜欢指尖的轮回这个名字,因为她觉得人生就是一圈圈的年轮,不断的轮回着。11年,她还是在差不多的时间再次离开了一个人,因为着相同的理由,相同的场景,甚至相同的对白。她不知道人生还能有几圈的轮回。她只是知道她变了,年华已逝,她该拿什么来面对以后的年年岁岁呢。她想起她以前是那么的相信爱情,她一直幼稚的以为,世界上只有爱情才能值得让人相信,她一直幼稚的以为,她会轰轰烈烈地拥抱感情。结果呢,爱情的果子是很甜,却最终因为过期而被丢进了时间的垃圾桶里。

    “重庆森林里阿武说过,秋刀鱼会过期,肉酱也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

    她现在开始怀疑,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会过期的呢?她的脑子里满满的都是以前的生活,像是一个杯子,好像再也没法接纳什么了。她很想变成一只虫子,可以醉死在回忆的酒杯里。

    她曾经幼稚的对一个人许诺过,那个时候她以为她会一直爱着他直到他们的终结。结果,老天不管她有多少“以为”,该要剪断的红绳,该要分开的人,是不可能永远走到一起的。已经不会对其他男生的风头感到任何的刺激,也已经不会对走过的男生产生任何的联想。呵,像是一个笑话,像是一个就在几年前会被她嘲讽的笑话。以前朋友说不要看王家卫的东西,因为他们是严重腐化上进心的。现在她信了,她被腐化了,心甘情愿的腐化。记得火影里宇智波佐助为了报仇甘愿接受大蛇丸咒印的吞噬,如果她也注定会走向黑暗,那她也心甘情愿接受这个咒印。

    以前永远不会冷眼旁观着别人的幸福,也永远不会这么宽容的笑着面对失败。但是这么多永远不可能,也悄悄在时间的侵染下,变成了可能。什么都在改变,什么都可以改变,唯一改变不了的是轮回,让人无奈地轮回。现在想想死亡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一次长眠而已,从一堆有机体,被分化,成为无机体,然后再组成新的生命。那天苗很忧郁的说了句,人活着到底什么意思。她突然迷茫了,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是快乐?是金钱?是权利?还是地位?如果人真是为了这些而活,那她现在这些都不喜欢了,她是不是可以去死了?这是一个纠结的问题……

    她还有一个愿望,还好她还有一个愿望,她要看到极光,她很想永远的睡去,在极光的暖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