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就这样吧,倔强,我不要了

没日没夜的睡,去簋街大口吃美食,喝滚烫的蜂蜜水,疯狂的上网买stay real,逛书店捧成摞的书和CD回家。全世界都在闹经济危机,同学都在勒紧裤腰带准备回家的路费,我却大肆挥霍回家的路费,因为我压根就不想回家,放假不回家了,春节没心思闹,看着别人闹还怪闹心的。就这么一次,让自己堕落一回。

几天前的事仍在眼前,回想起来还是会痛,痛到眼泪止不住。北京,这个伤害我很深的地方,我却没有办法恨它,小时候的情感真的会支配人的一生吧。

常坐的几趟地铁线很陈旧。塑料的座椅冬天坐上去会很凉,车里的人很多,提着大包小卷上上下下,忙碌而机械的过着每一天。可我喜欢,没事的时候我就会从这头终点坐到那头终点,找一个背风的地方,戴上耳机,摊开膝上的书,不是用余光瞄着出现在我跟前的各色样式的鞋,坐在旁边座位的人不断地换着,气味也不断更换着,香水味、冬天里风的味道、老人身上特有的味道、洗发精的味道、朴实忠厚的劳动人民身上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会让我的鼻炎在下车的时候犯病,长时间低头看书会让我的脖子酸痛不已。看不到地面上的风景,呼吸不到新鲜的空气,但是往往在那一刻,我会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自己。也许我上辈子是个地鼠也说不定。

去西单书店的次数比我去学校图书馆的次数还要多,不喜欢借书看,会觉得看完了还有还回去,特没劲。所以基本上每周都会去一次去书店,为自己采购下一周的食量。有时会突发奇想为什么学校没有一个系叫读书系,每天什么课都不用上,就是读书,没有硬性要求,读自己喜欢的就好,若真有此等美事,我必是头一个报考。书店里人总是很多,但是大多数是站在那里看书,并不买。书架附近人多的无法顺利通行,收款处人少的几秒钟就可以付完款拿书走人,这样也好,空闲时间来看书的人总比那些上网打游戏的人收获多,我将来哪一天要是失业了需要自主创业的,我肯定会开一个书屋,就是在那种古香古色的屋子里,摆上几张藤桌藤椅,让来者包围在有好多书当中,可以安静的看书,也可以和朋友悄悄地聊天,地方不必大,但要别致。我会把我分批买回家的书拿出来跟大家分享。重新读一遍的时候,看看还能不能找回第一次读这本书时的心情,回想起那时曾发生过的事情。

北京是个可以旅游的地方,但是我不认为它是旅游胜地,因为就我个人来说,相比人造景观,我更喜欢自然景观。北京的各个景点看来看去无非就是明清时期的建筑风格,一个故宫一个颐和园足矣,别的地方都可以参照这两处景点自己想象。鸟巢看起来很小,水立方看起来不太干净,倒是国家大剧院会让人由衷赞叹它的设计独特,很漂亮,原谅我的词汇贫乏,我只能这么说,很漂亮。如果有一天五月天真的会在里面开上一场演唱会,想必会被记入史册吧,领着几千人在本该演奏高雅音乐的地方摇滚,肯定会是不一样的回忆。爱吃的人们簋街不可错过,爱美的人们西单和王府井不可错过,所有人,都不要错过逛逛北大和清华,没读过顶尖名校,看看还是可以的,沾点仙气毕竟没有什么不好。

这就是我眼中的北京,我真的是深深地爱着它,热爱大城市的我,不是不喜欢上海的繁华,不是不喜欢香港的更加繁华,只是北京的文化底蕴,恩,全世界仅此一家,欢迎品尝。

还是想说说现在的我,内心仍是一片死灰,这几天反复在听《人生海海》和《倔强》,却越听越提不起精神。我们很多时候踌躇不前,并非外界的原因,而是受到自己内心的羁绊。想要做到面对所有的沧桑,都云淡风轻的接受,还真的他丫的不容易。

真的,就这样吧,倔强什么的我都不要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要说我颓废,偶尔做个坏孩子,也许也是一种智慧。不用太担心我,我相信自己成天傻乐的功力绝不是后天可以练出来的,而是打出娘胎就这样了,所以,在这种关键时刻,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度过难关!假期忙起来,借此麻痹自己。

最后,推荐几本书,个人眼光,仅供参考。

池袋西口公园系列 (日)石田衣良

白夜行 (日)东野圭吾

六弄咖啡馆 (台)藤井树

额尔古纳河右岸 (中)迟子建

穿条纹衣服的男孩 (爱尔兰)约翰·伯恩

伯恩的身份 (美)罗伯特·路德伦

华莱士人鱼 (日)岩井俊二

爱与其他不可能的追求 (美)阿耶莱·沃尔德曼

风之影 (西班牙)卡洛斯·鲁依斯·萨丰

五月女王 (中)颜歌

追风筝的人 (美)卡勒德·胡塞尼

灿烂千阳 (美)卡勒德·胡塞尼

PS:五月天的新专辑终于在内地上架了,但是宣传好像差了点,西单书店里连个海报都没有张贴。内地版专辑质量很…粗糙,CD壳比台版的薄了一倍,歌词纸质不是很好,不对,是很不好,颜色暗淡不鲜艳,倒是还没有听,估计音质也没有台版的好。我想借此说明的问题是…不说了吧…大家应该都明白。

该回家的孩子们,回家好好和父母亲热亲热,孝顺这个东西,玩玩说不得“等我以后有钱有出息了再做”。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