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走的太累,没了力气再去寻你

    你把我的手紧紧握在手心的时候,我以为你会握住的是我从此的一生。你把我的头轻轻拥入你怀的时候,我以为我会就这样深深润入你的心。

    它来的是那么地汹涌,那么地不可抵挡。瞬间的迷醉如同吸了毒,刻骨的毒……

    习惯了想念,习惯了随手写下你的名字,纸上,桌上,墙上,地下。写满闺房的任何地方,然后痴痴地望着,痴痴地念着。

    坐在你的身旁,托着腮静静看着微微笑着的你,心里还是会想你。

    我醉了,醉得是那么地彻底,忘记了天,忘记了地,眼前的世界只剩下你带我呼呼风中一起飘飞,衣裙飘曳彩带飞舞,伸手在面前轻轻触碰,那一圈一圈,四面八方是幸福在荡漾……

    我笑了,笑得是那么地妖娆,凌驾着天,凌驾着地,眼前的世界只剩下你带我啸啸风中一起翱翔,横空飘游直冲云霄,仰起头含笑地凝望你,那一娇一嗔,宜娇宜嗔是甜蜜在萦绕。

    习惯了依靠,习惯了每天阳光灿烂的有你日子。迷醉在你低语中,迷失在你柔怀里。那么刻骨的毒,毫不设防地昂起头心甘情愿一点一点倒进嘴里,侵入心里……

    象一棵午夜怒放的夜来香,固执的为了黑夜里的那一丝微弱光亮,毫不保留恣意的绽放,妖艳地妩媚着,暗香迷人,任凭自己意识渐渐模糊,渐渐恍惚。

    柔情似水,美轮美奂只为你,面若桃花,怯雨羞云亦为你。

    可我的人儿怎么不见了?怎么不见了?

    刹那绿洲幻化一片沙漠,不知所措置身荒凉中,我的人儿你在哪?你在哪?赤着脚在满目苍凉的沙丘间向前方奔跑,身后空留下一串串片刻便消失不见的脚印。

    可我的人儿怎么不见了?怎么不见了?

    依轻风,待止而欲行。离开的人儿哪里去了?任我一人在此慢慢变老,思念的毒却没有解药。我问天,天无声,我问地,地不语,熬着心底苦楚微笑着去想你的好。

    我已走的太远,不记得回去的路了,你却怎么舍得丢了我?

    我已走的太累,没了力气再去寻你,你却怎会忘记带我走?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