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在聆听,这夜色苍凉

总是在有理由脆弱的时候假装坚强,却一次也没能阻止住眼泪的四散逃亡。在沉睡中清醒,我总是有一万个理由去说服自己去放弃一切应该放弃的。可是在清醒的时候,我却拼了命地矢口否认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切。我希望所有的过程,它都只是一个梦,梦醒了,采一束清晨的阳光将它轻轻抹去,不留痕迹。

又是一夜未眠,一遍一遍地品读自己的往昔,突然间觉得自己好陌生,我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总之,我似乎早已丢失了自己。好长好长的路,我一直是自己在陪着自己走,不经意间我发现自己丢失了腼腆,遗落了宽容,我惊慌失措,我拼命找寻,掌心里却死死地攥着孤独和落寞不肯放手。

有些痛苦的记忆,自己已经没有足够的勇气再去翻检他们,更不敢向明天去索取希望,命运的掌纹错综复杂,让人无所适从。人生如棋,一步走错,满盘皆输,而此刻的我,就如一只多疑的蜗牛,任随岁月妩媚着她的永恒,我却躲藏在一个沉重而心安理得的负担下,独自咀嚼属于自己的苦楚。

在这个被欲望和冷漠充斥的世界里,温暖真的是一种很奢侈的东西,奢侈到需要用很深的寒冷和疼痛才能体现。我也是凡人,我也渴望温暖,哪怕是一句虚假的问候都能足以使自己那颗死寂的心重新留恋这个世间好长时间。可是我再也不奢望拥有它,因为毕竟它只属于那个寒冬。

天终于亮了,阳光依旧明媚,心情也是依旧如昨日一样灰暗,感觉不到一点点复苏的迹象。情感自有情感的临界点,压抑久了也是需要宣泄的,可是我不敢,也不想,人情淡漠,世态炎凉,即使站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眼前也依然是人去楼空的凄凉。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