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慕蓉: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摘要:总有一些文字,让人看一眼,就能浮想联翩,触景生情,想起一些人,想起一些事,想明白一些道理……

放得下,是因为能看得开。而看得开,要仰仗于两个方面:一要心足够大,一要阅历足够沧桑。其实阅历沧桑了,心也就大了。概括一点上,就是心要辽阔。心辽阔了,人生才能辽阔。
——蔡澜《看得开,放得下,才是人生》

我好恨 
恨我没早生一个世纪 
使我能与你对视着站立在 
阴森幽暗的古堡

晨光微露的旷野 
要么我拾起你扔下的白手套 
要么你接住我甩过去的剑 
要么你我各乘一匹战马 
远远离开遮天的帅旗 
离开如云的战阵 
决胜负于城下
——《我希望你以军人的身份再生》

秋水无痕 
聆听落叶的情愫 
红尘往事 
呢喃起涟漪无数 
心口无语 
奢望灿烂的孤独 
明月黄昏 
遍遍不再少年路
——《京华烟云》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悟空传》

我心里始终装着一个“活命哲学”:没心没肺,能活百岁;问心无愧,活着不累;心底一汪清水,没有过夜的愁,不生过夜的气,也就没有过夜的病。
——阿九《九媒工作室》

时间犹如一个巨大的容器,将周遭牢牢包裹。时间又如发丝,总是不经意地,拂过你温热的心尖。时间也可以将声音凝结成琥珀,不需要千年万年。它身上每一道清晰可见的纹理,都是一条神奇的时光脉络,可接通彼时此景,有着沧海桑田的安稳,也有着恍然隔世的惊心。
——凌小汐《声音的琥珀》

在流年里等待花开,处繁华中守住真淳,于纷芜中静养心性,即可见佛。
——白落梅《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当我们举棋不定的时候,通常就是一种分裂状态。你想把现实的一部分像积木一样拆下来,和另一部分现实组装起来,成为一个虚拟的世界。这是对真实一厢情愿的阉割,生活就是泥沙俱下,就是鲜花和荆棘并存。尊重生活本来面目,接受一个完整统一的真实世界,由此决定自己矢志不渝的目标。也许是应对分裂的法宝之一。
——毕淑敏《幸福的七种颜色》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青花瓷》

相信青春,所以越爱越深,但必须爱。
勇于牺牲,所以死去活来,但必须来。
从低谷翻越山巅,
就能找到云淡风轻的庭院。
总有一天,
你的脚下满山梯田,
沿途汗水盛开。
想要满屋子安宁,
就得丢下自己的骸骨,
路过一万场美景。
——张嘉佳《老情书》

夕阳下的绵绵沙山是无与伦比的天下美景。光与影以最畅直的线条进行分割,金黄和黛赭都纯净得毫无斑驳,像用一面巨大的筛子筛过了。日夜的风,把风脊、山坡塑成波荡,那是极其款曼平适的波,不含一丝涟纹。 
于是,满眼皆是畅快,一天一地都被铺排得大大方方、明明净净。色彩单纯到了圣洁,气韵委和到了崇高。
——余秋雨《文化苦旅》

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逆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勃郁的豪情发过了酵,尖利的山风收住了劲,湍急的溪流汇成了湖。
——余秋雨《成熟与幼稚的区分》

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做一个骑士吧,时刻保持冲锋的姿态。但是你的目标应该是将来成为一个将军。
——《杜拉拉升职记》

像是在告别 ,也像是迎接,告别何尝不是迎接。

我们到底会为了什么爱上一个人呢?因为楚楚可怜,因为回眸一笑,因为一句话,一件事?还是因为他是他,不是别人?
——匪我所思《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夜空霓虹 都是我不要的繁荣
或许去趟沙滩 或许去看看夕阳
或许任何一个可以想心事的地方
情绪在咖啡馆 被调成一篇文章
——方文山《手写的从前》

灯下叹红颜近晚霞,
我说缘分呐一如参禅不说话。
你泪如梨花洒满了纸上的天下,
爱恨如写意山水画。
——《红尘客栈》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席慕容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席慕蓉《一棵开花的树》

当年一笑倾城,后来孤身一人,
谁一纸诗文,笑青春,太残忍; 
当年策马奔腾,后来孑然一身,
谁乱我心门,倾一生,为一人; 
当年作伴红尘,后来独守空城,
谁醉酒饮恨,叹乾坤,易浮沉; 
当年年少情真,后来为情所困,
谁斑白发根,因缘分,太谨慎; 
当年花落无痕,后来葬花泪奔,
谁策马出征,这一吻,成永恒。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