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夜,凌乱思绪下的文字

香烟

一直有种错觉,香烟会在点燃的瞬间,连同心底潜在的寂寞,一起随烟雾缭绕至全身。我不吸烟,也不喜烟的味道,却喜欢看青烟上升至消散,也极爱吸烟的女子。女子吸烟的姿态,带有丝丝忧愁和落寞,是另一种生活的品位。朋友说,吸烟的女子并非好女人,或许,我本性便不是个好女子,虽性格乖僻,但心底总似潜着一个性格怪异的灵魂。忽然渴望,也能叼着香烟,吞吐寂寞的气息,可惜,那香烟的味道,我终究不习惯。

咖啡

习惯冲一杯咖啡,以最快的速度喝掉,任咖啡香气在唇齿间留香。虽说,看咖啡豆研磨至粉末状是种享受,却始终没有耐心享受那过程,至今以速溶相伴。冲一杯咖啡,品其酸苦,似看人生不尽人意之事;品其甘甜,似观生活幸福快乐之感。忘记恋上咖啡的起因,或许,与他有关。回望那段记忆,咖啡、他,伴我走过最艰难的岁月。直至爱不再,却依然习惯手握咖啡,任思绪飘荡远方。

微笑

微笑,亦或是掩饰内心抑郁的情绪,亦或是短暂的快乐。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微笑不再,而忧伤无限放大。似藕丝般牵扯没有止境。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疆域,或多或少的哀伤和快乐,都在为微笑创造条件。也许,那微笑已被面具所刻画得淋漓尽致,安然戴上,面挂模式笑脸。微笑的人,不一定在快乐,不微笑的人,也不一定就在不快乐,却都被世俗所困扰。时而觉得,那微笑是种恶俗的东西,却一再重复这样恶俗的事情。

文字

爱上文字的人,虽有各自的哀伤,却均逃不过一个情字。青丝、情丝,由头而生,故此最为难忘。情丝散尽红尘破,静拂心门,安得净土修行。斩情、断殇为忘情的最高境界,但文字却始终无法舍得。指尖旋舞,敲得寥寥数语,文字最映得心声。时常觉得文字是妖艳的蓝色鸢尾花,恋上后,毒素沁入骨髓,无药可医。时而写着忧伤的文字,略有心痛的情绪,却始终找不到忧伤来自何处,或许只是庸人自扰。

葬心

漫长的等待,让人精神脆弱到极致,直至完全崩溃。眼泪滴入心底,似盐水浸在伤口,只能觉察出丝丝疼痛。尘封的记忆,湮没在红尘之中,想要坚强的前行,却不敢给自己爱的理由。于是,把心葬在海中,任海水冲刷,直至疼痛到淡弱的没有丝毫气息。月光低吟,映在皑皑白雪,葬心后的灵魂,不过是行尸走肉。游荡在这世间的角落,逐步前行。或许,有一天,这样的灵魂会赋予新的心脏,只是时间太过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