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那年那事

还是在“老地方”。

昔日那首《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从芸的唇缓缓倒出,流进每个人的耳畔,流进峰的眼睛里。

霓虹灯闪烁,芸被宽厚温暖的臂弯包围着。峰温柔地看着她。甜蜜与痛苦同时涌出。她闭上双眼,泪已悄悄流出。

吧台边,芸望着杯内晃动的咖啡,模糊中隐现出峰的脸庞。他还是那双温柔的眼睛看着他,带着温柔的笑,仿佛又在温柔地对他说,芸,我是不能给你承诺的。。。

芸端起咖啡一饮而尽,没有加糖的苦涩涌进心头,呛得她一阵咳嗽。她起身进了洗手间。

面对镜子,芸喃喃地说,我本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有人进来,芸弯腰洗却脸上的残痕。等人走了,她慢慢走向门口。断断续续的语丝飘进芸的耳朵里。

峰倒是潇洒,女朋友那儿痴心等待,他却玩得自在开心。男人哪!。。。

心被捅了一下似的,一阵痛使她脸色发白。咬咬牙,她冲出洗手间,疾步逃开那闹哄哄正在舞蹈的人群。

路灯下,芸慢慢走着。一阵风吹来,她下意识地裹紧衣服。街灯肆意拉扯着她孤单的身影。不觉来到虹桥,芸立在桥上。风吹扬起黑发,她茫然地望着河水。

知道是怎样的一种错误,却无力摆脱。她不懂自己为什么如此清醒地糊涂。

突然一阵音乐从天而降,桥头的喇叭里传出的竟是那首久违的《选择》。她不会忘记那天自己是怎样一句一句教他唱这首歌的。猛回头,峰立在身后。

芸那已无法再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她被峰拥在怀里放声大哭。压抑已久的悲泣随同音乐尽情流淌。她哭得像个无辜地孩子,峰只是无言地抱紧她。

许久,音乐声息。芸也渐渐停止了哭泣。峰轻轻扶起她,帮她拭去眼泪。芸抬眼,接触到的依旧是那双温柔。又是一阵心痛,她轻轻推开峰,走到桥栏边。蓦地有股倔强爬上脊背。她下意识地挺直腰杆,她想。。。

芸,对不起。峰扳过她的双肩,看着她说,不想让你离开我。

好不容易经过宣泄后建立起来的堤防,被峰轻轻一句又给摧垮了。芸暗骂自己的懦弱,叹了口气,便又蜷伏进峰那宽厚的怀里。

我是候鸟,只为贪恋一时的温暖而甘愿承受辛苦。芸嘲笑着自己。峰脱下外衣披在芸的肩上,俩人依偎着走向灯火深处。

还是在“老地方”,霓虹闪烁。

经过那晚的哭泣,芸更多的是沉默,像一个不会说话的小木偶。峰只是默默地抽烟。

有人走过来,伏在峰耳边悄悄地说了句什么。芸没有看峰,只听见他说,我出去一会儿,等我回来。芸径直走向吧台,峰迟疑了一下,出去了。

要了杯啤酒,芸走到个僻静的角落坐下。她喝着酒,慢慢品味着这些日子以来的痛苦与挣扎。点点滴滴已渐渐凝聚成形。

峰进来,看到芸,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异常的静。

他走到芸对面坐下,看着她。芸知道,他已经把她送回家了。她呷了口啤酒,很好看地笑。鱼和熊掌终不可兼得,你将如何选择?峰低头沉默着,映入芸眼帘的是峰的为难。她忽然感觉自己很可笑,那本就是别人的事啊,又何必问。

芸微笑,拉起峰的手,不说这些,我们跳舞。峰有点木然地被拉进舞池,他意识到要发生什么。

一颗凉凉的泪珠滴落下来,两颗,三颗,泪不断滑落。峰紧握芸的手,双臂用力拥住那微微抽泣着的小身躯,似乎想借此让芸感受到一种力量用以支撑。芸抬眼,峰接触到一双带水的眸子。

注定从《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开始,经过《选择》之后,结束在《九百九十九朵玫瑰》中。芸缓缓道来,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门口,芸回眸,一个灿烂的笑容,宛如雨后的天晴。峰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他看着她消失在暮色中。

凉风袭来,芸竟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她深吸了一口气,大踏步走向前。她知道,明天不会有阴影,迎接她的将是一轮崭新的太阳。

无意间翻出N年前的手稿,有些稚嫩的手笔,幽怨的情绪,呵呵。没有去修改,保存下来,算是留作纪念吧。纪念曾经青涩的青春,青涩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