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男人,别被女人的矜持蒙蔽了

讲述者感言

在隔壁的餐厅里,有几个女人在聚餐,她们一个接着一个讲述起自己的性爱故事,还不时的发出淫荡的笑声。虽然我并不认识她们,从声音中也判断不出她们的实际年龄。但我从中发现:女人比男人更好色,而且谈起“性”来比男人并不逊色。

故事描述

甲:我是一个很单纯的女人,渴望爱情,渴望一段美好的感情,渴望被男人拥抱,幻想有一天与钟情的男人结婚,然后相守一辈子。去年,我认识了李军,我喜欢他那种文质彬彬的样子,喜欢他生活节俭的作风。我爱他这个人,他高兴,我就快乐。他痛苦,我就难过。甚至爱他所爱的一切,心甘情愿的为他做一切。但他从不为我多花一分钱。我却为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他还夺走了贞操。一年后,我们分手了,我欲哭无泪,当初找一个有钱的、出手大方的男人,至少在经济上不吃亏。现在回过头想想,自己都感觉真的很傻。真是“老母猪卖B倒贴钱。”(接着一阵淫荡的笑声)

乙:做姑娘的时候,我也很单纯,一心想嫁一个爱我的男人。妈妈说男人关键是要有房、有车,长得再帅也不能当饭吃。按照老妈制定的标准,我谈了一个又一个,高不成,低不就,自己也挑花了眼,还是妈妈给我定了终身,嫁给一个比我大一属的有钱的男人。结婚时我们很甜蜜,也很浪漫,心里满是欢喜,可是,现在他年纪大了,我简直是活守寡,越来越觉得生活没有意思。我真的很渴望婚外情。每天与老公躺在床上,心里却装另外的男人。于是我上网找男人聊天,在聊天中找到了刺激和快感。平时我把自己尽量的打扮性感些,期待引起他们的注意。我看上帅哥,也是偷着喜欢。夜里经常与别的男人做爱,拥抱、亲吻,接着扭动着屁股不停的迎合,大汗淋漓,接着发出呻吟,醒来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变态。(紧接着又是一阵淫荡的笑声)

丙:在别人的眼里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不否认我很幸福,因为老公性欲强,我也很满足。老公就是一点不好,每次我们做爱不愿意戴套,也不准我吃药,他说要的就是那个快感。我都小产四次了,他从不改变他这种习惯。婆婆看在眼里,怨在心里。有天中午,我与老公过性生活,当时房门没有反锁,婆婆闯入我的房间,看到我赤身露体坐在老公肚皮上摇晃。(又是一阵淫荡的笑声)她大破口大骂我不要脸,大中午的也要做这种事,搞得我和老公十分难堪。此后只要我们房里有动静,她就会敲门找我老公有事。每次到了性高潮的时候,我都不敢呻吟。这种压抑的性生活,真的让我很痛苦。我要老公搬出去住,婆婆哭天喊地,骂我是狐狸精精、是骚货,还寻死寻活的,我也毫不示弱数落着婆婆,老公站在婆婆一边,狠狠的打了我一耳光,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一气之下我选择了离婚。老公也没有我的法子,也就同意我们暂时分开。我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搬进去的那天晚上,我发现男房东看我的眼有种色迷迷的感觉,我十分小心谨慎.不能让房东感觉出我是一个放荡的女人。

离婚不久,老公常常深更半夜偷偷地来到我的住处,我很乐意接受他,无拘无束地享受我们的快乐的时光。但是,我心里总感到不踏实,总感觉到有双眼睛盯着我们,毕尽我们不是合法的夫妻。(听到抽泣声,气氛很沉闷)

……

笔者观点

看到这几位女人的风花雪月的故事,读者,你作何感想?讲述者无意偷听到别人的隐私是否侵犯了别人的隐私权,在这里笔者不展开讨论。也许她们并不知道隔墙有耳,她们只是为了释放心中的郁闷和压力。也许她们是有意说给别人听,说者有意,听者有心,为的就是叫你中圈套。如果说女人好色,甚至比男人好色是个错误的结论,那你一定是你被女人的外在矜持给蒙蔽了。当然,她们几个人不一定代表所有的女人,但至少能说明一些问题。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我们的身边的确存在很多风骚的女人。或者说,每个女人都有潜意的风骚,她们在自己自由的空间里尽情的享受着的快感。有的女人是天生的“好色”,性欲比较强。但大多女人是绝对不会胡来。当她们在色欲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也会很理智的忠于家庭,色心深进埋在自己的底。她们这种压抑和闭守的心理,必定让自己受到委屈,并让她们失去女人原有的本色。尽管如此,她们依然美化自己,充满着性感的吸引力。一旦时机成熟,他们不再矜持,暴发出惊人的冲击力。有的人甚至肆意淫luan自己,她们不会让你轻易发现,因为她们不会让欲绝搅乱了自己正常生活。

其实,性事是人的本能需要,是一种自然的生理需求,就连动物也知道怎么去做。当然人是有别于动物的,除了生殖繁衍外,还有一种肉体的宣泄和快感的需求。人们也没有必须去说三道四,在别人的背后指指点点,甚至是唾骂。从另一个角度看,结婚的女人相互谈论自己的性故事,也是一种生活的交流,或许能从中得到有益的帮助。其实这是一种对生活务实的态度。

但是,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性的问题上都应该慎重,绝不可以随随便便,这样的性道德才是健康和谐的,也是平等。最后我要说的是,男人也不要过于自信,当你与朋友谈论你的风流韵事的时候,多多想想你的老婆,多陪陪你老婆,否则,说不定那天就是你戴帽子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