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微说:管它人妖有别,管它规矩伦理,我偏偏就要跟你在一起

我,是刚刚修炼成人形的树妖。

寂静的夜,周围一片安静,只有远处的一座木屋里一片灯火通明。

我心下疑惑,是谁半夜三更了还不入眠?

隐身潜入木屋。

原来是一个长相俊逸的美男子。

几百年来,我自问见过许多穿过树林的男子,长相好看的也有,但长得这么好看的到是第一次见。

墨发用青带简单束起,肤如白玉,淡淡薄唇,眸如碧湖。

虽是凡尘男子,却有仙人风姿。

我看痴了去,良久才反应过来。

暖黄的烛光中,他手拿素笔在一把月牙白扇面上似乎在画着什么。

走近才看清,他画的原来是一位姑娘,不过这位姑娘却没有五官,只有身形。

只是,光看身形都能看出这绝对是一位风华绝代的姑娘。

我很好奇,为什么他不画出这位姑娘的样子呢?

趁他睡着,潜入他的梦境才知,他曾经有一位青梅竹马的表妹,彼此相爱,只因表妹的爹娘觉得他贫寒,故不允许她嫁与他,将她许给了一个富贵人家做妾。他伤心欲绝,找到了传说的忘情水,一饮而尽,忘却了前尘旧梦。

我怜他是如此痴情之人,虽喝了忘情水但依然无法全然将旧情人忘却,故决定帮他圆梦。

我在梦中化作一位美丽的仙姑,告诉他,我的样子就是你所画之人的样子。

第二日,他果然照着我的模样,为画中女子添上了五官。

我趁机从画中变了出来和他相见。

他被我惊了不小。

我骗他自己是画仙,此番是来人间游历的。

他竟然信了我。

我看他绘画颇有天分,只不过时运不济,才未能平步青云。

于是我在绘的扇面上施了法,让他将扇子拿到集市上去卖,果然,扇子一经拿出,就被一抢而光。

渐渐的,他的扇子生意越来越好,名气也越来越大,找他来绘扇面的达官贵人也越来越多,他赚的盆满钵满,我们很快就不在那里住了,换了很大一座府邸居住。

一天,我们正在府里喝茶之时,突然来了一道圣旨,令他速速进宫为公主绘扇面。

虽说是一件好事,但皇宫毕竟是危险之地,我把自己的千里铜铃交给了他,告诉他,如果有危险,就摇动铜铃,我听到之后,便会来搭救你。

他应了我,叫我切莫担心,跟着宫人进宫了。

谁料此次为公主绘扇面,公主竟然对他一见倾心,非要招他为驸马。

我知晓这件事后,内心百般不是滋味。

随着这些时日的相处,我对他早已动心,只是耐着人妖有别,我始终没有乱了规矩,或许跟公主的姻缘,对他也是一种好的安排吧!正好让我从此断了凡心,安心修炼!

那夜,我在他床畔坐了很久,和他做最后一次道别。

天快亮时,我回到了原来的林地。

这几个月以来,我尽量克制住心中对他的思念不去想他。

他现在肯定已经和公主成亲了吧,做了驸马爷,我还想他做什么?

我在充满我们之间回忆的木屋前呢喃道。

罢了,我还是认真修炼吧,男女情爱这些,本就是虚无缥缈的。

“谁说我做了驸马爷?好你,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逃跑了,害我好一顿找!”一个熟悉的男声突然传了过来。

我心怦怦的跳个不停,转过身,果然是他,眉眼笑意温柔。

“你……没和公主成亲?”

“当然了,我想娶的人一直都是你,你难道真的没看出来吗?”他此时已经揽住了我的肩。

“可是……我有一件事骗了你,其实我不是画仙,我是树妖!”

“我早就知道了,我不在乎,为了你,我愿意修炼!”

“修炼很苦,你真的想好了吗?”

“我想好了,只要能同你在一起!”

爱了便是爱了,管它人妖有别,管它规矩伦理,我偏偏就要跟你在一起!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