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纪念,一段十年友情

题记:某天,王小娴突然谈到我们认识了十年,这十年中的很多东西很值得纪念,她说要整理出来。三天后,终于看到了王小娴整理出来的东西,很详细,很受感动,往事如一张张幻灯片历历在目。为了感激这十年来一直在联系的朋友王小娴,也为了纪念我们十年来的友情,我决定在王小娴大作的后面用我的记忆来怀念这十年,怀念我们的友情,怀念我们的青春。

(上)作者:王小娴

很长一段时间想用点文字来记叙我和一位高中挚友相识相知的故事,为了记叙更多清晰的细节、其间的点点滴滴,这几日一直在努力让大脑去捕捉更多的回忆,几近无眠。(以下文字是以第一、第二人称讲述)

故事要追溯到十年前,2000年的金秋九月,我和其他一样同龄的学生迈进了高中学校的大门,与你分到了同一个班——高一(二)班。那个班上共有80多个学生,除了我们当地街上的十几个走读生之外,还有其他来自附近乡镇的学生。我们走读生和住读生的生活相差甚远,多少有些格格不入。现在对当时的你印象有点模糊,只记得你身材削瘦,皮肤白净,个头不高,留着板寸头,戴一幅《人间四月天》中徐志摩那样的眼镜。在学习上,语文成绩比较突出,喜好文学写作,舞文弄墨,典型的文学青年模样,经常和班里几个才子和班干部在一起举办黑板报活动,研究诗歌文学等等。高一的班主任管纪律非常严厉,我们的座位也相隔很远,很少打交道。高中一年级一整年我们说的话不超过十句。

到了高二,文理科分班了,同样因理科偏科厉害,我们都选择文科并且有幸还是同班同学——高二(三)班,但还是很少说话。后来因为我城里的外婆经常提起你开始关注你,原来我城里的舅舅家和你外婆家只有一栋楼之隔,我的外婆经常和你外婆在一起打牌,久而久之就成了熟人。只听外婆说你是一个苦命的孩子,有着不同于其它同龄人的身世。从那之后开始对你有了一些同情,也明白了为何你的面容会显得那么忧伤。到了下学期,经常听班主任向课任老师说你请病假去治眼疾,才知你眼睛出了问题。坐在后排的我上课看黑板透过目光看到你的空座位,多了一丝担忧。后来你回来时眼睛就多了一层纱布,性格看起来沉寂了不少。我经常想走到你座位前关心一下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做的,哪怕是每天从家里带点可口的饭菜帮你补充下手术后的营养,我也很乐意,可是碍于男女同学间的距离和班里男生喜欢起哄的风气,我没有表露出来。

升到高三,班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教室后面的黑板上每天更新着高考倒计时的日子。每个人丝毫都不敢松懈,为着自己的前途努力。你我都不例外。身体不好的你虽然学习很艰难,但还是考上了我们当地一所很知名的师范院校。而我因高考不利,只上了那座城市的一个普通大专。整个暑假我都活在压抑中,期间我们没有联系。

上了大学,我变得活跃起来,竞选班干部,参报社团,努力学习和考试,争拿奖学金,成了所谓的优等生,久违的自信又回到了我身上。我试着开始和一些高中同学联系,得知了我们在同一个城市上学,而且两所学校仅有一墙之隔,作为老乡兼高中同学,很激动。于是我们开始有了联系。一个初夏的傍晚,我们约好见面了。当时的我上身穿一件海军蓝&白色T-恤,下身一条浅蓝色牛仔短裙,标准的单纯学生装扮。初次见面,没有表露太多激动的情绪,很坦然。记得你当时说了一句:发现你现在的形像很趋于完美了。不管当时是真心话还是奉承之词,都让我的心里有点高兴,也让我有了从丑小鸭到天鹅的蜕变之感。聊过之后才知道,我们是同年同月出生的,只不过你比我早出生几天,呵呵。也明白了原来朋友也是讲缘分的。不上晚自习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沿着南湖的巴河散步,看那广阔的巴河上的夕阳西下。有一个冬天的午后,我们徒步从巴河走到了鄂黄长江大桥,背对黄冈,遥望武汉,对着奔腾的江水畅谈生活和理想。回来后直佩服我们的脚劲,那么远的距离竟然徒步走了一个来回。我也去过你们学校看你,你带我去看那桂花飘香的老校区,金秋十月,落英缤纷,飘洒在长长的人行道上,特别美;去你所在的新校区,微风吹过,湖面波光粼粼;考研自习室里,我们在那里感受那种紧张的学习气氛。再后来,大三上学期快结束了,我在那年的圣诞节过后就独自去了中山工作。

当时没有手机电脑,联系甚是不便。只是依稀后来听另一同学说你同年去了深圳,在那边做过业务,后来在富士康上班了一段时间,没过多久就回到了老家发展。过了半年我到了深圳,当时你已经离开,但我还是找到了你的联系方式。那年冬天,我回老家看望病危的父亲,你去接火车站接我,虽然当时有很多话要讲,但是因为心中无比牵挂病重的家人,匆匆与你一别后就赶回家了。那次因请假时间有限,我只得在不久之后返回深圳。期间我们只有断断续续的网上和电话联系。后来经常看你的空间有很多旅行的照片,知道你的见识越来越广了。作为当地一家很有名的网站的站长,经常发动很多社会爱心人士组织公益活动,帮助很多需要温暖的弱势群体。通过你的日志得知你谈过几次恋爱,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期间我也结束了一段长达几年失败的恋情,身心疲惫。毕业几年后,发现大家对现实生活越来越妥协。

今年7月,我将准备辞职回家相亲的消息告知天下。也想你这位老友一同来分享我的喜悦。很激动的拨通你的电话,可是听不到电话那头你有半点高兴的话语,你只说:“这是人生最大的事情,一定要想好,不要为了结婚而结婚……”,犹如被泼了一瓢凉水,当时我对着话筒一脸茫然。过了不久,应验了你的话,这段不成熟的感情没有维持几个月就无疾而终。

8月初,我离职了,在东莞的宾馆我享受着闲暇,从长时间的加班工作中解脱出来了,好惬意。在那个阳光灿烂的上午,不料接到姐姐的电话——关于妈妈生病住院的消息,我再一次吓傻了。当天午后带着全部的行李和急切的心火速赶到火车站。在火车上连续站了18个小时后终于到达麻城,顾不上腿肿休息,直奔姐姐的医院。看到妈妈无力地躺在病床上,手术后身上缠满了纱布,我的心很痛,特别难受。那几个日夜,我寸步不离地守在妈妈病床前,帮忙阿姨照顾她。有一天晚上上网碰到你,告诉你我回家了,聊过近况后,你马上骑车来到我宿舍,准备带我出去散散心。下楼踏上你的坐骑,感觉很自然。你带我来到河边,我面对着奔流不息的河水,放声大哭,哭诉不幸的家庭,可怜的双亲…… 说痛苦、恐惧缠绕着我,我常常整夜流泪,睡不着觉。你轻声的安慰我,让我把头靠在你的肩膀上,此刻只有你明白我的内心是多么脆弱,我是多么的需要安全感,你也讲述了你那些不为人知的成长经历,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人比我更早地经历着生活的不幸,我们都是群可怜的孩子。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们便是如此。后来你经常从百忙之中抽空陪我,带我去河边吹风,去红树林吃西餐,去UES喝甜点,去你办公室看你上班……有一天晚上闲得无聊,一起和你的90后朋友去五脑山摘板栗,当时天很黑伸手不见五指,你们一行人打着几个手电筒摘了满满两大袋板栗,呵呵,真有意思。八月那些个和你一起度过的日子,都成为了我心底最值得珍藏的回忆。

9月初,我在武汉照顾住院治疗的妈妈,中间没有和你联系。九月中旬安顿好了妈妈,决定离开老家再次南下找工作,临行前有告知过你,但是婉拒了你为我送行的好意。因为已临近中秋,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我害怕再面对离别的伤感。独自一人背负着大小行李箱,背负着梦想,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在车上心里是百感交集,为大病未愈的妈妈担心,为前途未卜的自己担忧,为没有肩膀依靠的自己迷茫……在火车上一夜无眠。在列车行驶至南昌站时忍不住给你打了个电话,尽量控制自己失落的情绪,说自己已经南下,解释没有再见你的原因。你对我说保重,从你的话语里多了一份深切的关心。

10月,因为找工作不太顺利,我很颓废,没有与任何人联系,包括家人,包括你。

11月,我们在网上不期而遇,随便聊聊,流露出我厌倦外面漂泊的生活,想回老家的小城当老师,过你那种平淡安稳的日子,问过你的建议。你说我们的性格不同,你是一只淡水鱼,不适应大海的生活;而我不同,一直以来我都喜欢大都市的生活,的确是,从我毕业时决定南下的那天起,我就没想过一辈子要呆在那个仿佛时间凝固的小城市,没有一刻的节奏感。我有很多的人生梦想,必须依托广东或武汉那些充满生机的大都市才能实现。知我者,你也!

如今,12月,又是一个年末,虽然我的工作还没有稳定,虽然我的生活还没有安定,但我相信,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不管再遇到什么困难,有你一路的扶持和鼓励,有你的友情相伴,我不会退缩,我要坚强不息,笑对生活。盼望着下一次见面聚会,可能要等几个月,半年,甚至更长,但我期待,期待看到事业有成的你,生活越来越好的你。今生,来世,我都希望你能做我的好朋友。在此祝你:工作顺利,家人安康,生活如意!

谨以此文,纪念王小娴和高中同学兼好友WLM十年来珍贵的友情。写在2011新年到来之际,希望他也能看到,共勉。

(下)作者:风雪(十年前的韩啸、狂人一号)此半部仅用个人叙事方式

第一次看到王小娴是在十年前的九月,我以低于市一中近十分的糟糕成绩流落到了市三中,失落,不快,伴随着九月的烈日来到了MC市三中。报到后很快就分了班还被班主任安排了座位,我被分在教室的中间,后面是位个子高挑的女生叫刘萍,她把课桌移到超出其他桌子10CM以上,本来坐了八十多人的教室就已经很挤了,她让我更挤,非常不方便。于是我找她理论,那女生真恶,反倒把我凶了一顿。没办法,我忍,谁叫她是女生我是男生,谁叫她是走读生。在我们心目中,走读生是非常牛,非常冲,非常霸道的,这地盘是他们的,出门之后的街道是他们的……王小娴也是走读生,穿着漂亮的裙子,只有她们走读生才会在学校大张其鼓的穿裙子。对于她们,我懒得多看一眼,道不同不相为谋,就连那个霸地盘的刘萍主动向我示好从家里带葡萄我吃,我都懒得吃一颗。

在那个韩寒还没有出道的高一,我也很叛逆,喜欢舞文弄墨,因为从小学开始我就阅读了N多部小说及其他文学作品,有些基础。那时候还与几位要好的文学爱好者一起创办了名叫“飞翔”的文学社,我任社长,老刘任副社长,尹任总编。我偏重于小说、杂文,老刘偏重于诗歌,尹偏重于散文,我们几个人倒也把文学社办得有声有色。因我借鲁迅的《狂人日记》之名写了一篇天马行空的文章,又被人送了我们三个“狂人一号”、“狂人二号”、“狂人三号”的称呼。后来因为我喜欢的一个女孩退出了文学社,顿时让我觉得文学社对于我再无意义,冲动之下解散了文学社。由于还有小时候“坏透顶”的残留因素,我还偷偷做了几件坏事,其中最糗的是竞选班干部那次。那次,我改变字迹,在无记名的投票纸上写了一些历史上的一些伟人、名人,其中还有一些反动人物,班主任勃然大怒,发誓一定要纠出幕后黑手。从晚上六点到十点,班主任通过作业本不断排除,找了一批人审了又审,诈了又诈,还把有些学生弄哭了,最后仍旧找不出幕后黑手,并扬言找不出来不准下晚自习。忍到晚上十一点钟,我实在禁受不住连累这么同学,主动承认了。最后班主任把我批了又批,还写了检讨。

高一就那么边发展爱好边学习着过去了,由于我很少听那些不喜欢的物理化学课程,也早就打定主意学文科,在分科考试的理科卷上,我用十来分钟就答完了所有题(本就打算让它们不及格),最后顺理成章的进了文科班。我、王小娴、老刘、那个霸我地盘的刘萍等被分到了一个班,因为来自同一个班级,我们不禁比其他同学的关系要好些。那时候我无家可归,月假、寒暑假总是来到住在城里的小姨和外婆那儿。王小娴的外婆和我外婆经常在一起打麻将,从她外婆跟我的交谈中得知我们在一个班,她外婆跟我讲了不少关于她的事,说她如何不懂事,连我一半都不如。我还知道了她家——我们上学的必经之路,每次路过时不禁会多看一眼。就在那一年,貌似王小娴在跟老刘谈朋友,感觉王小娴变了好多,突然变得文静了起来,没有高一那样疯癫爱玩了,变得老老实实了。恰好,她跟我高一喜欢的那个并为之冲冠一怒解散文学社的女孩子关系很要好,那女孩子经常跑到我们教室外面找她,我就经常透过窗子看她们俩在教室外面交谈,偷偷的看着我喜欢过的那个女生。

高二的那年,我们依然致力于文学创作,在那些物理化学生物课上根本就不听讲,躲在书堆后面看小说,写东西。我、老刘和鹤还被别人送了MC市三中“三怪”的称号,我们的行为被外人视为怪僻,我们专注于爱好的认真劲被人识为异类……到高二的下学期快结束时,因为眼睛问题,我不得不放弃那些爱好。我跟老刘关系好总睡在同一个铺(那时候就是两人睡一个床),一次老刘练拳击发泄时一不小心将倒肘打到我眼睛上,当时只是很痛,肿了,直到快一个月时才真正意识到出了问题(这件事直到十年后的今天我也没对老刘说过原因,因为那时我们是兄弟,因为他是无意的)。眼睛的视力范围越来越小,后来感觉不对头就请了假在寝室休息,恰逢我妈来学校看望我,在她的逼问下我最后说出了右眼快看不见东西了,迅速被我妈拉到了医院检查。从镇上医院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最后总算检查出来了视网膜破裂,又赶往武汉同济医院做了视网膜修补手术。那时真的很怕花了钱,没想到因为耽搁时间久导致手术后视力恢复不完全,一下子从两百多度翻到四百多度,由以前戴不戴眼镜都无所谓发展到非得长期戴眼镜。手术后医院要求在床上躺三个月,鉴于我已经落下了很多功课,又即将进入高三,不得不在休息了一个月之后就戴着纱布回到教室上课。母亲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照顾我,我也成了走读生,经常在路上碰到王小娴,那时仍旧很少说话。我开始对学习认真了起来,由于不能用眼睛,上课时只能集中精力用耳朵听老师讲的每一句话,对于班里的那些同学,除了他们过来关心我才会跟他们说些话,平时除了“三怪”外基本上不与人交谈。暑期补课的时候,在我的眼睛还未揭掉纱布的时候,多年没管我的父亲回到MC后去世了,虽然那时很恨他,但还是伤痛万分。这些也是视力恢复不完全的因素之一。

到了高三,班里的气氛更是紧张,大家很少玩耍了,除了几个爱好足球的男生偶尔溜出去踢足球又被老师抓回来外,其他的同学都很老实,王小娴那时更是一个认真学习的好学生。从高一到高二,我和鹤一直奉行“读书无用论”,到高三时我已经实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而鹤却仍在一个劲的写小说,不听课,我在数次劝他无效后我们吵了几架后从此便分道扬镳,再不是朋友了,连话都不说(我觉得真主要我还是我的错,不该用太激的言语刺激他,虽然我的本意是好的,但毕竟伤害了他)。其实那时很想跟他解和,却老落不下面子,想必他也是的,毕竟曾经我们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在我的刻苦学习下,不仅把这些年落下的功课全部补上了,而且成绩突飞猛进,除了以前经常拿第一的语文外,数学也会偶尔碰个运气拿了第一,但英语一直是我的弱点,感觉很多东西无从补起,考试还要看运气,偶尔高点,偶尔也会不及格。到最后几轮模拟考试时,我终于保持到了八十多人中的前十名的成绩,这些不仅归功于我的努力,也要感谢班主任和老师对我的同情和帮助。当然,其中还要特别提到吉吉,一个十分善良的女孩。在我眼睛不便期间,她经常为我买早餐,打开水,不仅生活上无微不至的关怀,学习上也帮了我不少,在内心充满感激的状况之下,也暗暗的喜欢上了她,曾经我们看着笔友BL从武汉寄来的武大樱花照片,相约一起考武大,我们一直相互鼓励着学习。然而高考我们都没考出好成绩,从高考的倒数第二天晚上开始,我肩负着各方面希望,肩负着要报答老师、亲人,肩负着自己的理想抱负,在这种种压力下,开始整夜的失眠。我以为只是一个晚上而已,哪知高考的头天晚上继续失眠,又是一整个晚上睡不着。高考第一天,在没有精神的状况下,我冲了一杯咖啡喝完后去了考场,谁知道在开始答卷后,咖啡不仅没有起到提神的作用,相反还让胃部很不舒服,老有想吐和炫晕的感觉,不得不靠一口口的喝矿泉水来压下肚内的翻腾。第一场考试砸掉,平时经常拿第一的语文却居然不及格(后来看到分数才知道,不过当时也预料到了考不到好成绩),试卷没答完,作文没写完,而且自觉写得乱七八糟(估计阅卷老师给的个位数)。下午考的英语也不及格(还只有七十多分),可是我真的觉得那次考试不难的,完全能及格的。那夜仍旧失眠,因为已经两门成绩考砸了,我必须第二天的考试中挽回一些分数。在三个晚上没有睡觉的情况下,考试的第二天我强打起精神,虽然那时已经很虚弱了,但我仍然战胜了自己,数学、文综考得勉强过得去。考完后立即大病了一场。最后自然去不了我梦想的武大,吉吉为了武大决意复读一年,而我由于眼睛经受不起第二个高三的原因,选择上了一所普通的师范学院。

大学后,偶然得知王小娴跟我在同一个地方念书,而且我当时所在的校区只与她一墙之隔。因为同窗三年的关系,也因为老刘的原因,我不禁想到要多关心她照顾她。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抽出玩的空来,约她出来散步,听着她讲她在班上的成绩,同时也倾听着她对老刘的思念,以及他们之间的故事。非典期间,学校封闭了不准进出,我们便翻院墙到她们宿舍那边,再溜到大街上玩耍、买东西,那时候有一条街叫堕落街,那时候我们这样一群大学生喜欢“堕落”。有一次还买了西瓜分给她吃,最记忆犹新的是我和琛从大街上买了一个大西瓜一分为二,我们从她们学校翻墙回到宿舍,跑到楼顶天台上,两个人用勺子在隐蔽处躲着吃,两个人边吃边偷着乐。因为那时我们都非常喜欢吃西瓜,要是拿到宿舍的话肯定分得没了,每次买去的西瓜自己都吃不到什么,没想到那次我们两个吃独食后竟吃得拉了一整天的肚子。

大二搬到了新校区,离王小娴她们学校很远,交通也不是很方便,得转几路车,我也将课余时间基本上都花在了上网和组织活动玩耍上,跟王小娴联系得少了。偶尔我会怀念巴河跑到那边去看她,她也会来我们学校玩,我会领着她到处转,甚至转到我们学校的图书馆和考研室感受我们学校的学习气氛。让人记忆最深的一次是我们从她们学校徒步走到了鄂黄长江大桥,又热又累,事后我真怀疑原本印象中很娇惯的女孩子怎么走得了这段开万米运动会都不及的距离。

大学时间过得特别爽,也过得特别快,快得直到结束后还觉得自己还没怎么体验到大学生活。可是没办法,毕竟还是要走的,也没那个能力考研,自己是怎么边玩边学过来的自己心理清楚。但还是有一点值得表扬自己,玩也玩了,学也学了,自始至终没挂过一门课,还考了不少证。因为毕业前一直在武汉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毕业后立马南下深圳,那是一个外省所有大城市中我唯一熟悉的城市(大学的暑假曾那边住过几个月)。当时换了手机号码,上网也不方便,失去了与王小娴及很多朋友的联系。跑过业务,进过富士康,最后在年底因急事没拿行礼就回了MC,哪知此次一回便从此留在了MC市。回到了MC市,上网方便了,很多朋友都联系上了,得知王小娴也去了深圳。我们一直保持着网上联系,彼此的情况大体上都知道。后来她谈了朋友,很为她高兴,还祝福了他们,在王小娴父亲病危时还去火车站接她和男友,因为时间仓促,没有小聚叙旧。

几年后再一次见到王小娴时她跟交往了几年的男友分手了,人很忧伤。因为年龄大了,家人逼着嫁人跟她介绍男友,她向我诉过苦,我还告诫了她不要为了结婚了结婚。不久后的夏天,她母亲病重,她辞职回家,伤痛异常,愁容满面,压力非常大。作为好朋友,我是在老家惟上能够帮助她的朋友,我开始抽出时间来陪她,带她去兜风,去UES喝茶,去红树林吃牛排,去参加我们的那些活动。在举水河边,她的压力如那决堤的河水,迸然而发,大哭了起来。那时候,我知道再多的安慰也是无济于事,惟有借她一个肩膀让她放开的哭一场。后来王小娴带着她妈去武汉住院化疗去了,再后来她母亲病情缓解后她又奔波于生活出去挣钱去了,还听她说跟那个介绍的人品有问题的男友的分手了。

王小娴似乎是一个犹豫不决的女孩子,出去找工作后又对于是否回MC市来工作拿不定主意。我一直觉得她是那种比较崇尚大城市生活的人,不习惯小城的生活。她就拿我作例子,竟羡慕起了我。我说我们是不同类型的人,我只是一条淡水鱼,大海不是我的世界,这平静安详的湖泊才是我的游弋之地……最后,王小娴终于坚定了留在外面的决心,但她工作一直没有稳定下来。

二十年来的种种遭遇让我受够了颠沛流离,即使儿时最要好的伙伴,小学最要好的朋友,初中最玩得来的同学,都在我的颠沛流离中失去了联系,因为那时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没有固定居所。然而,却有这么几个人——老刘、王小娴,无论我们身在何方,十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系。感谢生命中有你们!

2010年即将结束,祝愿王小娴同学早日找到她想要的理想的工作,也愿她母亲早日康复。如今,老刘已在2010年的11月11日结婚了,祝愿你早日找到归宿,看到你们幸福了我也就幸福了。放心,我也会努力的,我们都是好人,都会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