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那年浅夏看花开,落日黄昏前的爱恋

/遗失的季节

下雨的季节,很让人怀念小时候,下雨中的情绪,很让人心疼。对于这种花季的遗失,我们只能遗忘,用最后的希望同它奋斗。如若遇上一段缘,请好好珍惜,或许幸福离你并不太远。

高考落榜的蓝子诺,她没有了斗志的心理,也没有了生活的希望,可是妈妈总跟她说,女孩子以后是要看家的,对于学习是无所谓的。蓝子诺很小就喜欢读书,但这一次确实落榜了,她也不知道该何处何从。于是同父母一起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

当然蓝子诺在来这个城市的前一秒,她并不知道其实,这个陌生的城市,死神在一步步的接近她。她来到这个城市一边复习着功课,一边上了一个业余中专,她只是为了想给自己的生活找一个落角处,才来上的课。因为她很聪明,所以很快就得到了老师们的认可,并在学习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完成了别人快一年学的内容。也因此找到了一份稍微可观的工作。从此,天天奔波于上下班之中。

/人生只待如初见般的青涩NO1

三年后的今天,蓝子诺如往常一样,整天上下班,由于家庭的原因,她也不断的在向老板请假,她也看到了老板很不高兴她总是因家庭而影响了工作,不过老板也很相信她,相信她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因为在每个人眼中,蓝子诺都是一个善解人意、处理事情仅条有序的好女孩,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女孩。唯独不会照顾自己。为了不让老板为难,她谎称有事要辞职,老板再三挽留,可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开。

没了工作的她整天到处找活干,每找到一次刚做不久就不做了,要么很累很累就是她根本无力去承受的工作,她不想让自己很累,也不想让自己变的那么憔悴,再三折腾,己经快三个月没工作了,她很着急,或许前世本有此一遇吧,她放开心找了份比自己承受能力更低一些的工作,老板待人也很随和。

一天晚上,天很凉爽,她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在想,如果当初自己还在上学的话,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在自习课上,或许也一个人正在校园中游荡。她一边走着一边碰着旁边的树,一下子撞到了一个人。

“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蓝子诺小声的说着。

“没事,注意就好。”

“恩”话毕,子诺准备转身离开,他叫住了她。

“你一个人回家?”

“对啊。”

“那要不要我送送你,女孩子一个人半夜走在路上挺可怕的。”

子诺只是无力的摇摇头,笑了笑。

“你笑起来挺美的。”男子说。

“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叫洛天羽,不知道你叫什么?”洛天羽很随和的说,或许他也并不怎么懂得与人交流,所以说话比较很直接。

“我叫蓝子诺。”答完之后,蓝子诺依然转身离开了。

那个叫洛天羽的男孩并未去追她,只是他自己很好奇,看到这么个奇怪的女孩,因为在洛天羽的生活中,像这种根本都不在乎什么的女孩还是很少的,就撞他的人吧,怎么着也要拉着他,让他请吃饭,而她却无动于衷,甚至洛天羽说要送她,她也不去理会。如此独特,却还是引起了洛天羽的注意。

看到蓝子诺远去的背影,洛天羽不由的一笑,仿佛注定他们还会再相遇的。

其实今天洛天羽是心情不好,没事跑来这儿逛逛的,家里有几个哥们带着他们的女朋友在那儿玩,他觉得自己碍眼,就出来了。

/是否是命中注定的浅遇NO2

在洛天羽不经意间来到一个桥上,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刚才与子诺相撞的情景,以至于身边的子诺再次从他身边而过,他却未曾察觉。

蓝子诺在撞倒洛天羽的时候,她忽然发现他好像一个人,也就不敢再想象下去,听到他叫洛天羽的时候,她就明白了,是她多想了。

然后蓝子诺不知不觉得就来到了天桥边上,想念着心中的爱。

洛天羽站在天桥上看着桥那边,也许是有水的原因,他准备去河里游泳,走到桥上才发现刚才撞到他的蓝子诺。洛天羽小跑着走到蓝子诺面前,蓝子诺知道旁边来人了,却没去看他是谁,他竟然也没说话,一直安静的呆在旁边,或许对蓝子诺而言,任何人都无法牵动她心底的那根弦,即将走入封闭心里。

不一会儿,蓝子诺坐在桥边上,将鞋脱掉了,把脚放在河面上晃荡着,这样严热的天气,这样在水里玩,却显的很舒服。

“小羽。”

“恩。”

子诺抬头看了看应答她的人:“你叫小羽?”随之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

他好像明白了,身边的蓝子诺叫的是小羽没错,但并非是他。随即道:“我是叫洛天羽,不过大家都叫我天羽。”

子诺并没有觉得奇怪,因为在这个世上,重名的人太多了。她只是努力的露出一个笑容,就不再说话了。

“你““想他了?”洛天羽问。

“恩。好久没见到他了,不知道他好不好。”

“不介意我问你的问题吧。”

“没事,只是我想一个人安静的跟小羽说说话。”

洛天羽很尴尬的笑了笑,原来是自己吵到她了,接着说:“那你一个人说就是了,当我是空气好了,我只想在这呆一会。”

子诺并没有问为什么,或许一会就回家了,就是陌路了,她继续她往常的动作,在桥边上用脚不停的去触碰着水面。然后开始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

“小羽,很久很久没想你了,过的好吗?最近“`我很忙,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我。其实我一直不知道我是不是该去找你,只是我想爸妈是不允许我这样做的,你生病的时候我却一分钟都没在你跟前,甚至连个电话也没给你打过,真的很抱歉。

我昨天跑到那个海泉边,将你给我的最后一封信找到了,只是一直未启开。不知道我打开后面临的将是什么,请原谅我的自私,也原谅我的胆小,我确实很害怕,害怕打开后你再也不回来了。

如果,如果你在天堂的话,应该快转世了吧,我该去哪里等你?虽然我一直不相信人的三世,可我却觉得你依然在我身边。

记得你跟我讲过,人总会得到与失去,失去的时候不要伤心,因为你也得到了什么,也不要去埋怨上天,老天爷真的很公平,就像我收获到了一份无法释怀的感情却又失去了你一样,只是你还在世上吗,如果在的话,请告诉我,你究竟在哪儿?”

洛天羽听着这些话,似乎猜到了什么,本来不想打扰蓝子诺的,却又不想她不开心,忍着不说话,总觉得有点不大对劲。随之开口道:

“他对你很重要?”

“我生命中第二个重要的人。”

“第二?那还有一个?是不是你的生命中也充满了离奇的故事?”

“恩。小羽是故事中的一个重要配角。”

“子诺。”

“恩。”

“天好像有点晚了,你不用回家吗?

“没有,我想在这儿跟小羽说会话。”

“恩,你一个人呆会吧,我在那边等你,如果要回家了叫我一声,我送你,最近这地方不太安全,前面““`”

“好`”

“恩。呆会叫我。”

蓝子诺轻轻的点点头,说完后,洛天羽一个人走到河的那边,一个人无力的走着,也不时的回过头看着她,听着子诺的话天羽猜到那个叫小羽的应该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病而选择离开,留下一封信,成了子诺唯一的等待。给天羽的第一个感觉,那个叫小羽的男孩应该己经去了天堂,只是子诺一直没有走出来。

刚刚离开蓝子诺的身边是不想打扰她一个人想着他,洛天羽在桥的这边看着蓝子诺,那沧凉忧郁的身影,那长发披在肩上时,大部分遮住了她的脸,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也许是因为同情,也许是因为可怜,洛天羽心里很希望能帮上她。

缘份总是那么的神奇,上天也很会捉弄人,明明安排相遇,而又安排了错过,只待花开半夏。这年的夏天,失去了的,但也能收到了。

那天很晚很晚,洛天羽将蓝子诺送回了家。

/如若他是他,会不会她当他的姐姐NO3

回眸中,那人却己远走,让遥遥无期的等待变成了绝路。于是,蓝子诺选择了陌路,选择了放弃所有的一切,和追逐,然后一个人做流年中的幸福女子。

三天后,蓝子诺在相同的地方又遇见了洛天羽。洛天羽笑了,说:子诺,才下班吗?请你吃饭要不要?

蓝子诺只是摇摇头,蓝子诺的心扉并没有打开,她也不愿意过多的去接触陌生人,也不怎么喜欢说话。每次都以点头摇头来代表答案,更多的是拒绝。

洛天羽是个心情复杂的人,他不知道此时的他己经喜欢上这个叫做蓝子诺的女子,喜欢她的安静,喜欢她的忧郁,却是从那第一次的微笑时喜欢上了她。洛天羽是个成熟的男孩,只比子诺大两岁,平时也不太喜欢说话,可是一看到蓝子诺总想找点话说,然而他和她却更喜欢安静的呆着,看向远方,一句话也不说。

又是几天后,洛天羽依然在那个相遇的地方等着,仿佛他非常确信蓝子诺一定会从那里经过一样。在蓝子诺没来之前,他在想:我可以跟她说些什么呢?时光搁浅的一切,我能帮她拾起微笑,那回眸的笑,好美好美““`

“羽,你怎么在这里”,看着陶醉其中的洛天羽,蓝子诺推着自行车走到跟前。洛天羽一下子被惊醒梦中,然后笑了笑,说:怎么今天骑单车了?刚下班?

“恩。是的。”子诺答道。

“哦,你不骑着单车走么?”

“我只是喜欢单车的味道,旁边总是少了一个人,所以喜欢推着走。”

“原来是这样啊,要不我带你一起走行不?”

蓝子诺眨了眨眼,她看着洛天羽那带着微笑的脸旁,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她们己经不知道在一起下班回家多少次了,蓝子诺却还是第一次看着洛天羽的笑。

“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的吗?”说着,接过蓝子诺手中的单车。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在这羞涩的年代,落荒而逃是什么感觉?”

“你想逃?为什么?要去哪里?”蓝子诺不语。

洛天羽感到气氛不对,于是拉着蓝子诺坐上单车,骑着就走。蓝子诺坐在后面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微笑着。闭上双眼,感觉自己像是在飞一样。

那一晚,蓝子诺笑了,笑的很开心,哪怕什么都没有说,洛天羽却更加开心,因为他看到他给子诺的是微笑,那么代表的是快乐。骑单车来到这个第二次遇见的桥上,洛上羽说:要不要一起游泳?蓝子诺依然摇摇头,洛天羽不明白蓝子诺为什么总是喜欢摇头,于是说道:“子诺,你应该是幸福的。你应该为自己好好的生活,我看了你的文章,那些记着你生活的片段,我一字不漏的都看完了。天羽不能带给你什么,只要你需要天羽的话,天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身边,真的,我会的。”

蓝子诺勉强的笑了下,说:“天羽,你要记住你是洛天羽。在我的身上有着血一样的印记,那些疤永远无法愈合““`”

在说的时候,洛天羽打断了她的讲话:“蓝子诺,你守候的是一辈子的承诺,不仅仅是给那个小羽,还有你的姥姥她们。”蓝子诺带着哭声抢道:“等我把话说完,我怕我再也没有勇气说出所有的事实,好吗?”洛天羽不说话,让蓝子诺靠在他的肩膀上说着一些事情,一些她无法启笔的故事。

“我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软弱无能,我有的记忆不是弱智。我是蓝子诺,是姥姥给我的一辈子的承诺,小羽,他并没有去天堂,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只是要我幸福。他说过他会在下辈子与我再相遇,那时候我一定要做他姐姐。可是现在我不能去找他,因为他想带着我当初给他的牵挂,慢慢离开,然后下辈子要我做他亲姐。你明白吗?当一个病的快要死的人不让你知道他在哪儿,从来都没说过他病的事,我只不过是离开了三年而己,就三年时间,葬送了我手上的一份亲情““

可是你知道吗?还有一个不幸的消息在等着我,那就是在我生命中第一个重要的人,他也要离开了,他得了绝症,医生说他对生活绝望,因此药物对他己无任何作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我没有挽留住他,我也没有去留,那是因为我从来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上天才能放过我。我很清醒,那么我只能等着他离开。

原来天黑了,人都离开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洛天羽听着心如刀绞一般的疼痛。他无言以对。

这一晚,蓝子诺说她要做流年中幸福的女子,在花夏中浅遇洛天羽,那么她要开心的去面对生活,然后选择爱的人,带着小羽的祝福与爱,下辈子再相遇。

/此岸彼年,选择幸福是终点吗?NO4

以后的每一天,洛天羽都来接蓝子诺上下班,似乎这己成为洛天羽的习惯,就好像如果有一天他看不到蓝子诺了,他会很着急很着急的。

这样的守护会是一生吗?谁也无法预料。我是夜一妃,喜欢在黑夜里留守的妃子,带着一份纯真的梦想,看着这位叫做蓝子诺的女子,她会幸福吗?

有人说幸福与悲伤只是在我的笔下,有人说悲伤的故事总是能吸引更多的人,我说我是夜一妃,没有结局的故事,是我追求的向往。

那年夏天,我看到蓝子诺最纯真的笑容,看到蓝子诺那样肆无忌惮疯狂,同时也听到了她唯一的梦想,她说她要维护每一段感情,爱与被爱都是幸福的。

一个医院传来声音说:“蓝小姐,你得了白血遗传病,短期内无法治疗痊愈,所以你得配合我们,只是消费恐怕““”

那女孩一句话不说,沉默了好久好久,医生也无可奈何,在这突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呆呆的站在那儿,等蓝子诺的回答。

“对不起,我不能住院。”

医生无力的摇摇头,似乎早己猜想到答案。

“但是你不能停止吃药,目前只能告药与检测来维持你仅有的生命。如果你连这个也拒绝的话,那么你随时有可能““会离开这个世界。”

离开医院,女孩一个人走在路上,耳边总想起医生的最后一句话:如果你连这个也拒绝的话,那么你随时有可能““会离开这个世界。她就是蓝子诺,在马路上晕倒了,好心人将她送到医院,却得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她得了白血病。

蓝子诺在想:我不能就这么离开,我还要等小羽弟弟,我也不可以离开,我要守着姥姥给我的那个六年的承诺,要一直一直的幸福下去,姥姥经不起这样的打击,可是我最爱的人也在天堂,是时候我们该相会了吗?我们明明说好来生再遇的,今生我还不能离开,我要追求我要的一切,所以,小羽,你和他一起支持我好吗?

刚刚选择幸福的女子,会就这么离开吗?会甘心吗?从忧郁中刚刚走出来的她,会再次选择怎样的幸福。

/彼岸花开,是否应该说离开?NO5

在同一天里,蓝子诺查出有白血病,之所以晕倒在路边,是因为洛天羽无法在今天陪她,洛天羽就是去了医院,在他发现他爱上蓝子诺之后,被医院查出得了癌症,时期不长,如果配合治疗的话,治好的可能性是有,不过非常渺小。

这天蓝子诺当时和医生在谈话时,其实洛天羽就在隔壁的那个医生那儿,洛天羽没有将病情告诉蓝子诺,反而有些想离开蓝子诺,他不曾想过蓝子诺是否爱他,只是他害怕如果他有一天也像小羽一样的离开,他不想在天堂看着世间的子诺和当时遇见他时一样的不开心。然而没想到的是她也得了病,希望几乎渺茫。

洛天羽在回家的路上,想了许多许多,他想过离开,但他害怕子诺受伤害,他害怕蓝子诺晚上一个人回家,他害怕蓝子诺以后会不幸福,他更害怕蓝子诺会不愿意去接触人群。多少个幻想,多少种画面在心头,他的害怕,他的担忧都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他不能离开,无论治疗的希望几乎为零,他也要陪蓝子诺到最后一秒,哪怕蓝子诺这辈子都不知道第一次见到她的洛天羽早己将她深埋心底,一生想去呵护的女孩。

洛天羽晃悠悠的走回家,拿起电话,每次按完那个熟悉的号码,却又不知不觉的放下,那种负担,谁也无法承受的起。于是打开电脑,不停的搜索着爱与癌症。突然发现一篇叫做彼岸花开的文章,他看到漫沙珠华的爱,看到了彼岸的等待。

/落幕,我们一起追求幸福NO6

世人都是有情人,谁都无法逃过一个情字。

最近洛天羽一直没有和蓝子诺联系,于是晚上决定去接她下班。

依如往常,洛天羽和以往一样与蓝子诺一起玩和闹。

突然在笑的那一刻,蓝子诺僵硬的表情弄的氛围有些不大对。

然而,洛天羽看出来了,于是说:怎么了?不舒服吗?

蓝子诺找了块地坐了下来,说:“没啊,就是““有些话想对你说。”

“恩,说吧,我听着了。”

“如果““有一天我生病了,你会离开吗?”

“为什么这么说,我可想我的蓝子诺生病呢?”

“额“`如果我要是得了不治之症,会死呢?”

洛天羽不带思考的回答:“不会的,我会要你好好的,一直的幸福下去。”

蓝子诺只是微笑的摇摇头,她明白总有一天她会离开的,只是天羽的回答却让她很开心。而洛天羽怀疑蓝子诺似乎知道了什么。他也想问她同样的问题,但是他又害怕结果不一样,回答跟他不一样。

于是洛天羽说:“怎么想起了这个?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啊,就是想问问。”

“恩,子诺,跟我一起你开心吗?”

“恩,很想看着你傻笑。”

“我很好笑吗?”

“不是的,就是感觉和你在一起说话没有任何压力,似乎““`”

“似乎什么““”

“似乎你就像我的天使一样,一辈子守护着我,然后要我开心的笑。”

洛天羽笑了,笑的很甜,说道:“那么让我守护你一辈子好吗?”

“不好,我怕“`我怕有一天我会死掉。只剩下你一个人。”

“我也好怕,子诺,我想跟你说件事?”

“恩?”

“我得了癌症,可能“`可能活期不长了?”

洛天羽说出这句话以后就后悔了,他怕蓝子诺离开他,再也回不来了。

蓝子诺眨着眼睛看着洛天羽,道:“有吗?那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得了白血病,也可能““剩下寥寥无几的时光了?”

他们一起笑了。笑的很开心。

/此生与你比翼双双飞

最后的时光,蓝子诺与洛天羽彼此珍惜,彼此说爱。说幸福,说守护今此一生。

他们的生命之中最后一天,洛天羽带着蓝子诺来到了海边,他们一起坐在海边,洛天羽抱着蓝子诺,看海边的日落,吹着海风。这是蓝子诺最后的心愿,在最后一天实现。跟着自己最后爱的一个人一起去天堂。

蓝子诺因为怕伤害一直不愿意去爱,洛天羽因为爱而害怕去伤害,这对情侣是多么的让人望而却步。

在最后的半个小时内,我在远处听到那少许的几句话,那是她们最后的相守。

“子诺,如果有来世,你还会在我身边吗?”

“会的,但是不会做你的爱人,因为今生我们在一起了。来生我许给我爱的第一个男孩。”

“恩,今生有你一切都足己。我想这一辈子做你永远的守候。”

“好,如果有来生,可不可以依然在这个海边上来等我,我们做最好最好的朋友。”

“恩,做最好的朋友,我最爱的子诺。遵守这个来生的承诺好吗?”

“恩,会的。还有小羽,我一辈子的弟弟。只是羽,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也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那我们一起说出来好吗?”

他们点点头,异口同声说:“如果一切从头再来,你还会选择爱我吗?”

他们一起笑了,笑的很开心,因为他们都没给彼此一个回答,因为在他们心中都己经明白了那最后一个答案。

在蓝子诺离开的最后一刻,她在洛天羽的手心写着:今生无悔爱你。

洛天羽看了笑了,说:我依然选择守护你一辈子。

说完,她们同时闭上了眼睛,消失了,去了天堂,再也回不来了。

第二天凌晨,有人发现了他们,当送往医院时早己无法挽救。两个医生同时的摇摇头,他们吧息病魔的无情,他们敬佩这对有情人以死相许。

我,作为夜一妃,看着这个女孩沦陷,当她离开我的一刹那,我就明白了,她不仅仅爱着早己离开的那个男孩和小羽,在她的心中同时也有着洛天羽的位置。

结尾:

我是夜一妃,碰到的这位子诺,知道了她的故事,知道了她的选择,敬佩她的为人,期许她无数个黑暗,愿她们在天堂永远不要回来,永远的一直相守下去。

其实文中的女主角并未离开,她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临走前只跟我说了一句“要永远的一直幸福下去。”

她说她要去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了此今生,她说她要带着三个人的回忆度过来生。

我为她的故事定了一个结尾,让她与她爱的人最后相守在一起。祝愿那个女子能够早点走出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