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日志

如果你的记忆里,还有我的样子

这是一家不起眼的茶舍。自从再次见到她,很多个双休日,他都要走进这家茶舍小坐。每次来,他总是要一杯茶,静静地,在茶舍的一角默默品读着柜台后那一剪他生命中最熟稔的身影。

又逢双休,这是他生命中一个特别的日子,他一如往常走进了飘着茶香的茶舍。这一次,他穿戴得比往常庄重。

“您好!欢迎光临!”美丽的女店主在吧台后热情地招呼着。

他迎面走去,在吧台前找个位子坐了下来,友善地对女店主点了点头,说:“我要一杯苦丁茶。”

“好的,就来。”女店主微笑着,开始熟练地烫壶泡茶。他坐在那儿看着女店主流畅自如的动作,露出着迷的神情。没多久,女店主便将一杯苦丁茶轻轻地放到了他的面前。

“谢谢。”他端起杯子,浅浅啜了一口。

女店主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说:“看着你挺面熟的,经常来我这儿,是吧?你看我这家茶店还行吗?”

“不错!雅致而有情调。”

“我也这么认为,虽然生意清淡了点,但我没有关掉它的念头。”

“嗯……”他盯着她无名指上的婚戒,认同地点了点头。

片刻的停顿后,他问:“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呢?”女店主露出好奇的神情。

“怎么说好呢?”他挠着头,一副无从说起的样子,“或者,你可以先听听我的故事?”

女店主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二十年前,我有一位相处得很好的女友,我第一眼见到她,就有一股魔力推着我,一个声音告诉我,就是她了!她就是我生命中期待着的女孩。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很融洽,顺顺当当地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然而……”

“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女店主显然被他的讲述吸引住了,打断了他的话。

“嗯……”他一脸凝重,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忘了幸福的背后,往往藏匿着难以预期的不幸。就在我们即将举行婚礼的前几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将她压在了废墟下面。”

“啊——”女店主惊愕得张开了双唇。

说话间,他露出凄然迷茫的神色,手颤抖着,茶水在杯子中激荡。

“后来怎样呢?”女店主小心地为他加了些茶水,拍了拍他的手背。

“她的脑部受了重创,幸运的是,抢救及时,没有生命之忧。只是好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医生说,她极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女店主急切地问:“后来,她醒了吗?”

“醒了,我去看她时,却被医生拦在了门外。医生说,‘你得暂时回避一下。她失去了记忆,失去了认识你以后的记忆。这种选择性失忆症,不能受一点刺激,一旦你出现在她面前,她就有可能因为受到刺激而再度陷入昏迷。’”

“医生说得有道理,反正只是暂时的,等她的情绪和身体都稳定了,你不是又可以见她了吗?”女店主听了他的话后,平静地说。

他凄然一笑,笑意中有不尽的苍凉:“你知道医生说的暂时是多久吗?二十年啊!也就是说,这二十年,就是偶尔在路上同她碰面,也要装作陌生人一般和她擦肩而过。”他情绪有些激动,“你知道这样的日子多难熬吗?你知道爱着却又不能爱的心情有多痛苦吗?”

“虽然会很痛苦,但你还是选择了回避,是吧!”女店主看着他,眼神变得异常温柔。

女店主的眼神让他冷静了下来,他点了点头:“嗯,时至今日,整整二十年了!”

“这样啊,你努力撑了二十年,今天终于可以去见她了,是吧!”女店主开心地说。

“没错!二十年了,我的心意没有改变,但是她呢?她已经结婚了!你说我该怎么办?”他迷蒙地看着眼前的女店主,静静地等着她的答复。

“嗯……”女店主用手支着下巴,脸色凝重地想着他所提的问题。

“如果她已经结婚了,你就放弃吧。要知道,结了婚的女人,大多是渴望安定安宁的。”

“是吗?”他低下头,一脸落寞地陷入了沉思。

“老板娘,上茶!” 闪身进来几位快乐的年轻人,将他从沉思中惊醒。

女店主起身去招呼客人时,很真诚地看了他一眼,说:“我看还是放下的好。”

流行而抒情的音乐在茶舍回荡着,他起身离去的那一刻,目光定格在他熟稔的女店主的背影上,鼻头一酸,一滴咸涩的泪,悄悄地,滑入了那杯香消色淡的苦丁茶水里。